香港佔中

香港學運

(發佈時間:2015-01-06 17:05:46)

  香港於2014年9月28日爆發了回歸17年來最大的示威抗爭,凌晨發起的「和平佔領中環」運動,共有7萬名民眾上街爭取「真普選」,但香港政府出動了鎮暴警察,強行使用催淚瓦斯及胡椒噴霧試圖驅散群眾,遭到民眾不滿。其後香港學聯得到消息,指警方使用橡膠子彈(「防暴彈」的一種,防暴彈還包括豆袋彈和塑膠彈,它們都用火藥氣體能量發射,但子彈的材質不是金屬。)於是立即呼籲民眾全面撤離「保留實力,擇日再會」。
事後警方否認使用橡樛子彈,群眾也不肯罷休,分散在灣仔、銅鑼灣、金鐘,甚至跑到旺角繼續抗爭,泛民組織更宣布29日起發動全港大罷課、大罷工及大罷市。事件愈演愈烈,大部分人心中都會問:香港怎麼了,如何走下去?

  

學運

  「和平佔中」是什麼?佔領中環(Occupy Central),簡稱佔中或和平佔中,全稱「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是由大學教授戴耀廷、陳健民及基督教傳教士朱耀明共同在香港發起領導的政治運動,以佔領香港政經中樞中環來反對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所確定的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提名方案,主張重啟政改諮詢。
為什麼會發生「和平佔中」這樣的事情呢?這要從「普選特首」說起,「2017年普選特首」是北京政府在香港《基本法》的承諾,但北京一直不實現一人一票選特首。和平佔中就是要爭取「真普選」,一個符合國際社會理解的「普及、平等選舉」,即是所有合資選民享有相同的票數、相等的票值,和參選不受不合理的限制。
從1997年至今,香港特首都是由「小圈子」提名選舉產生,700萬人之中卻只有1200人可以有投票權,其實就是北京「欽點」特首。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今年8月31日同意香港特首一人一票選出,但候選人須經北京操控的1200人委員會提名,泛民人士連取得參選入場券都幾乎不可能,也就是北京欽定候選人後,再給香港人一人一票。
和平佔中原定10月1日在大陸國慶時展開,但9月22日香港大專院校學生先發起全港大罷課,26日警方逮捕闖進政總廣場的數十名學生,包括17歲的學運領袖黃之鋒,於是人民徹底被激怒了!27日下午,罷課集會達高潮,有數以萬計學生及市民湧到政總外聲援被捕學生,28日凌晨,佔中召集人戴耀廷宣布啟動佔中。
中文大學上周民調顯示,在逾千名本港受訪者中,約31%支持佔中,46%表示不支持。由於民調在佔中啟動前進行,在佔中啟動之後,相信市民情緒出現急劇變化。
28日網上有消息指稱,北京方面放話,要求警方48小時內清場,否則將出動解放軍。事實上,解放軍1997年7月1日已進駐香港,包括陸軍、海軍和空軍部隊組成。在香港14個營區,規模約6000人。總部就設在中環,與示威區域只有十分鐘左右路程。
香港警方昨晚以催淚彈驅散示威民眾,引起國際媒體高度關注,比「331台灣學運」有過之而無不及,且都以「催淚瓦斯」為題,報導沒有使用暴力的示威者,卻被警方以超乎預期的催淚瓦斯對付,「對待學生猶如犯人,不是市民」;又指情況令人回想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催淚瓦斯到底有多可怕呢?2005年世貿會議後大批韓國農民來港示威,當時香港警方曾經施放催淚瓦斯。但將催淚瓦斯用於對付香港巿民,必須追溯到1967年左派工會暴動,俗稱「67暴動」,因為一宗勞資糾紛引發罷工、示威,發展後來的反英暴動,更出現暗殺、到處放土製炸彈及街頭槍戰,警方最後施放數以十計催淚瓦斯驅散群眾,共釀成逾50人死、逾800傷,還及1167個炸彈,是香港史上最嚴重的暴動事件之一。
外國使用催淚瓦斯鎮暴比較很常見,催淚瓦斯是一種化學武器,雖不會致命,但刺激會令眼睛灼痛,受害者應立即用清水沖洗眼睛、鼻腔,即時大量吐口水,可以緩解不適。假若長時間受催淚瓦斯刺激,可能出現結膜炎等病症。


和平佔中

  香港為何如此受到國際關注?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指出,香港是一個國際都市,有很多不同國家的公民於香港居住及工作,而這些國家亦在香港有龐大的投資。九七年香港回歸時,他們極力支持聯合聲明與基本法,目的是希望繼續在香港投資,如果香港的核心價值,人權自由被削弱,商家都要為自己打算。另一方面,香港作為中國大陸的特別行政區,她的發展具有示範作用,被視為中國大陸的民主溫度計。
數萬名香港民主抗議群眾今天凌晨依然占據街道,對中共當局持續施壓,使中共面臨自25年前天安門鎮壓以來的最大政治挑戰之一。鎮暴警察已大致撤退,週末期間的衝突、發射催淚瓦斯和揮舞警棍等場面已不復見。隨著緊張緩和,筋疲力盡的示威者席地而眠,其他人則唱歌或呼口號。


  有反對者擔憂佔領過程中佔中支持者的非理性行為引發的暴力和衝突將嚴重影響香港經濟發展與社會穩定。香港時間9月28日凌晨1時40分,發起人戴耀廷便在添馬添美道上舉行的學界大罷課(「9•27美道集會」)中宣佈正式啟動佔領中環行動,並且以佔領香港政府總部作為起點。因大量抗議群眾使用雨傘阻擋鎮暴警察使用的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有些國際媒體將此次行動稱為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
這次的佔中事件,讓人聯想到今年三月台灣的「太陽花學運」,當時為了反對《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簽訂,而展開了為期二十三天的靜坐活動。當時由學生自主發起的活動,引起了各界廣泛的注意,也喚起了更多民眾的政治意識。而今日的香港,彷彿也在重演著台灣的事件,對於「自由」、「平等」的追求,隨著時代的進步、西方觀念的影響,成為了越來越重要的事情。帶領緬甸走向民主之路的政治家翁山蘇姬曾說:「我們需要一個更好的民主政治,一個有著同情心和愛心的民主政治,我們不應羞於在政治上談論同情和愛心,同情和愛的價值應成為政治的一部分,因為正義需要寬恕來緩和。一位記者問我,『你和別人交談時總是對宗教談論得很多,為什麼?』我回答:『因為政治是關於人的,我不能將人和他的精神價值分離開。』」追求自由、追求民主,它是永不停止的人類活動。昨日台灣、今日香港,不知道下一個將會是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