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屍命案

謝依涵八里雙屍命案

(發佈時間:2015-01-06 17:05:46)

  2013年2月喧騰一時的八里雙屍命案,經上訴台灣高等法院審理後,在2014年9月5日宣判涉案主嫌謝依涵,仍舊被依強盜殺人罪,判決應執行死刑,全案仍可上訴。
  針對謝依涵所涉案情,二審的台灣高等法院在審理後,因認為「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靈魂」,於是撤銷士林地方法院一審原來僅依一個強盜殺人罪判處死刑的判決,而改以針對殺害陳進福部份,依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殺害陳進福妻子張翠萍部份,因為有謀財,則依強盜殺人罪判處死刑。不過對於高院二審判決,死者陳進福家屬表示不能接受,激憤地說:「謝依涵先前出庭把殺人動機推給陳進福,是鞭屍。」而張翠萍家屬則表示:「讓司法正義回歸社會。」
  去年謝依涵犯下了駭人聽聞的八里雙屍命案,不僅刺殺陳進福與張翠萍兩人後毀屍滅跡,還在警方調查的過程中頻頻扯謊,甚至還拖自己多年的同事下水,心腸之狠毒可見一斑。日前判決指出謝依涵將陳姓夫妻下藥後持刀殺害,手段兇殘冷血,且佈局甚久,並非一時起意犯罪,況且他殺害的是交情匪淺的老顧客,更可能因此讓她在潛在意識中混淆生命的價值,以為可以輕視生命的存在意義,這將使她在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係產生危機。此外,在數次開庭的過程中,雖然謝依涵對被害者的遺族表達過歉意,但止於輕輕說聲抱歉而己,並無具體彌補計畫,而且她還指控逝者陳進福與她有不倫關係,卻無具體證據可供證明,還說陳進福策劃安排殺害張翠萍,但這些對逝者的指控法官都沒有採信。
  


謝依涵

  另外,法官認為謝依涵殺害兩個無辜生命,卻絲毫沒有愧疚或懺悔之意,不但開庭時說不出如何贖罪,而且至今都沒有具體補償被害人家屬,因此判處死刑以及無期徒刑。先前士林地院另判謝依涵必須賠償被害人三名家屬共999萬元,謝依涵雖然放棄上訴,但她名下幾乎沒有財產,家屬恐怕難以獲得賠償。


  謝依涵所犯下的八里雙屍命案,要追溯至2013年2月16日晚間,當時陳進福、張翠萍夫婦前往媽媽嘴咖啡店喝咖啡,卻從此下落不明。因為張翠萍是實踐大學的餐飲系副教授,多日無故缺席的她引起校方的注意,於是聯繫了她的家屬,才發現她和她先生已經失蹤多日,於是報警處理。2013年2月26日陳進福的遺體被發現在八里的淡水河岸邊,距離媽媽嘴咖啡店130公尺,警方初步判定是失足落水。隔日,一名變裝女子冒用張翠萍的提款卡,前往彰化銀行天母分行盜領,但卻因為密碼輸入三次失敗,所以提款沒有成功。2013年3月2日,張翠萍的遺體被發現在八里的淡水河岸邊,並發現她的錢包被丟棄在實踐大學女廁,但之後被警方認定為嫌犯誤導的手段。2013年3月4日,檢警解剖遺體後發現頸、胸部有多處刀傷,而兩人的蝶竇、氣管都沒有進水的現象,於是判定為殺人棄屍的案件。之後警方經過比對,查出盜領者為媽媽嘴的店長謝依涵,於是下令逮捕她,她因為害怕男友變心,供出媽媽嘴的負責人呂炳宏、股東歐石城及友人鍾典峰為共犯,四人皆遭到逮捕。2013年8月27日,謝依涵指控曾遭到陳進福性侵,但法官認定不足採信。2013年11月21日,全案上訴到高等法院,法官邱忠義當庭送謝女日本知名紀實小說《與絕望奮鬥:本村洋的3300個日子》,希望她悔悟吐實。2014年3月7日,謝依涵坦承並無共犯,謝依涵遭到收押,其他三人交保,呂炳宏則強調不知道為何店長會指控他為主謀,並且說:「我們是清白的,等事情告一段落店還會繼續經營。」2014年3月28日傍晚,警方認定為女店長謝依涵一人犯案,媽媽嘴咖啡店解除封鎖,但許多疑點讓人懷疑是否謝依涵一人可獨力完成,例如:一個人有辦法把兩個屍體獨力拖往岸邊嗎?殺了人之後為什麼身上一點血跡都沒有?胸部的致命傷一個女生的力量怎麼有辦法完成?2014年4月12日,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依涉嫌強盜殺人罪、詐欺取財罪、竊盜罪、傷害罪、偽造文書罪等五項刑事罪名將謝依涵提起公訴,並向法院求處最嚴厲之刑,而呂炳宏、歐石城、鍾典峰三人因為有不在場証明,獲得不起訴處分。2014年10月29日,士林地方法院一審宣判,謝依涵依強盜殺人、竊盜、行使偽造私文書、詐欺取財未遂等罪,判處死刑,禠奪公權終身。2014年9月5日,高等法院就謝依涵殺害陳進福部分,依殺人罪改判無期徒刑,就殺害張翠萍並盜領部分,依強盜殺人罪判死刑,應合併執行死刑,全案可上訴。


  這場震驚社會的新北市八里雙屍命案,讓人不勝唏噓,謝依涵為了錢財,不惜殺害陳進福夫婦,還在法庭上為求脫罪不斷撒謊,讓外界給予了「心狠手辣、蛇蠍女魔頭」的形容詞。但據謝依涵家鄉的里長描述,她是一位孝順貼心、成績優異、相當獨立、乖巧懂事的小女孩,為何現在會成為了死刑要犯?有說法是因為陳進福跟謝依涵之間有曖昧關係,並且打算收她為乾女兒,多次贈送珠寶、現金,張翠萍因此事和陳進福一起到店內談判,而謝依涵知道金援要被切斷,才會起殺人動機。可見許多人是貪心不足蛇吞象,但是一步錯、步步錯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