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開膛手黑傑克真實身分

(發佈時間:2015-01-06 17:05:46)

  八年前王世堅曾遭週刊爆料,帶著女助理前往台北縣五股鄉的「米琪汽車旅館」休息了3小時,疑似發生了婚外情。當時他第一時間回應,是與女助理去汽車旅館「談公事」,因為受到選民張瑋津的請託才會前往,還公布了錄音檔作為證據,但後來張瑋津出面指稱她當時是受到王世堅的脅迫,才說出了謊言,而遭到戳破謊言的王世堅也承認了自己的錯誤,而他的老婆選擇原諒他。如今,他又再次被拍到與同樣一名女助理去新北市蘆洲區的一家汽車旅館開房間,並在那裡待了3個小時。而王世堅也終於不再否認兩人開房間的事實,舉行了記者會承認錯誤,並且表示未來將不再主動從事競選活動,並面色黯然地說:「我向社會大眾道歉,更向我太太和家人道歉,我一定深自反省,盡全力完成這個任期社會交付我的任務。」
  開膛手傑克的犯案手法相當殘忍,不只殺人,還會毀損受害者面容,連當時辦案警探看了都心驚膽顫,1888年秋天他至少犯下五樁謀殺案,殺害了五名妓女,他的故事也曾多次搬上大螢幕。如今,百年懸案的冷血兇手的身分似乎已經水落石出,福斯電視台主播表示:「傑克開膛手的謎團終於解開了,報導指稱透過DNA檢測,他是一名理髮師,叫作寇斯敏斯基,1888年在東倫敦犯案。」據報導,2007年一名商人在拍賣中標到第四名受害女子愛朵兒的圍巾,之後便和DNA專家合作,發現這條染血圍巾上有當時涉有重嫌的23歲理髮師寇斯敏斯基的DNA和受害人血跡,進一步和受害人子孫的DNA確認後,相信當年從波蘭逃到英國的寇斯敏斯基,就是傑克開膛手本人,他當時住在案發地點白教堂區,後來在療養院度過餘生。


醫生

  商人艾德華茲發表了一本名為《開膛手傑克身分大白》(Naming Jack The Ripper)的新書,書中宣稱已經以實證與科學的方式,解開了開膛手傑克的身分之謎。2007年,愛德華茲在拍賣會上購得沾有第四位被害者血跡的圍巾,並將之送驗調查,發現這條兇手留下的圍巾,上面的血跡的確與愛朵兒後代米勒女士的DNA相符。1988年9月30日晚上,46歲的愛朵兒慘遭割喉剖腹,不僅腸子被甩到右胸外,屍身還被除去部分子宮和腎臟。當時警方挨家挨戶搜查,案發前數分鐘見過死者的拉文德也曾指認,當年23歲的寇斯敏斯基就是兇手,但經過警方訊問,由於寇斯敏斯基有胡言亂語、幻聽、加上自虐的行為,醫師認定他精神錯亂,再加上證人不願提出寇斯敏斯基涉案的證據,倫敦刑事偵緝處處長安德森擔心,若證據不夠充分,宣布猶太裔為開膛手傑克恐引發反猶太種族暴亂,因此將寇斯敏斯基放走。
  寇斯敏斯基在1865年生於波蘭,1880年代初為逃避俄羅斯帝國反猶太屠殺,和母親與姊妹移民到倫敦東區白教堂區,與死者居住地相同。另外,他雖然是理髮師,但已經很多年不營業,1889年因「一貧如洗」進入救濟院,不久後被送進精神療養院,1919年3月在療養院過世。艾德華茲在書中表示,經過科學團隊鑑定,現場遺留的圍巾是在東歐所織,和寇斯敏斯基也有關聯。而調查最重大的突破,是利物浦「約翰莫里斯大學」基因鑑識專家魯赫拉南(Jari Louhelainen)博士,在圍巾發現殘留精液,而調查團隊在族譜專家協助下,找到寇斯敏斯基的後代親屬比對DNA,同樣吻合,而確認寇斯敏斯基就是開膛手傑克。但專家對艾德華茲所謂發現抱持懷疑,而且魯赫拉南團隊的研究報告並未發表在需經審查的科學期刊,其正確性有待查證。
  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是於1888年8月7日到11月9日期間,在倫敦東區(East End of London)白教堂(Whitechapel)一帶以殘忍手法連續殺害至少五名妓女的凶手的化名。犯案期間,凶手多次寄信到相關單位挑釁,卻始終未落入法網。其大膽的犯案手法,經媒體一再渲染,引起當時英國社會的恐慌,至今他依然是歐美文化中最惡名昭彰的殺手之一。開膛手傑克犯案後會將受害人內臟挖出,喉管割斷,還會將其面部搗爛。雖然案件距今已逾百年,但有關該案的書籍與相關研究從未間斷,不過許多論著由於缺乏證據,因此真凶的身份與真實犯案原因仍是眾說紛紜,案情十分撲朔迷離。


JACK2

  開膛手傑克的犯案地點多集中在倫敦東區白教堂附近,當時那裡是著名的移民集散地,有許多來自俄羅斯或東歐的移民。因為這些移民收入不高,於是當地犯罪事件頻傳,許多流浪漢在街頭徘徊,流氓與娼妓也隨處可見,儘管倫敦警察廳在1829年建立了全市巡邏網,但是微薄的警力仍難以負擔每晚數萬妓女出沒的東區治安。
  1888年8月7日一具女屍被發現陳屍於東區的白教堂,死者是中年妓女瑪莎‧塔布連(Martha Tabram),身中39刀,其中九刀劃過咽喉。同年8月31日凌晨三點四十五分,另一位妓女瑪莉‧安‧尼古拉斯(Mary Ann Nichols)被發現死在白教堂附近的屯貨區(Bucks Row)裡,時年43歲,她不但臉部被毆成瘀傷,部分門齒脫落,頸部還被割了兩刀,但最殘忍的是腹部被剖開,腸子被拖出來,女陰也遭利刃嚴重戳刺。由於該教堂附近甚少發生凶殺案,這兩件案子和之前的幾件殺人案件受到社會大眾的注目,有些媒體甚至以「白教堂連續凶殺案」稱之,認為是同一名凶手所為。這樣繪聲繪影的描述引起當地居民的恐慌,於是警方投入更多的便衣警探在此巡邏,當地居民也組織巡邏隊維持治安。但沒想到八天後,也就是9月8日凌晨五點四十五分,一位居住在漢伯寧街(Hanbury Street)29號的老車夫於其廉價出租公寓的後方籬笆裡發現一具女屍,死者是47歲的妓女安妮‧查普曼(Annie Chapman),她與前位死者同樣被割開喉嚨,並慘遭剖腹,腸子被甩到她的右肩上,部分子宮和腹部的肉被凶手割走,其頸部有明顯的勒痕,據說死前曾呼救,但未引起注意。由於這是凶手第一次在住宅附近犯案,時間還是接近清晨的5點以前,卻未發出任何引人注意的聲響,此案成為開膛手所犯下最著名的案件。9月27日,中央新聞社(Central News Agency)收到一封用紅墨水書寫,並蓋有指紋的信,署名「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信中以戲謔的態度表明自己就是殺死妓女的凶手,並聲稱被逮捕前還會繼續殺害更多妓女,由於這封信以「親愛的老闆」(Dear Boss)起頭,日後便以此稱呼凶手寄發的第一封信。
  9月30日凌晨一點,一名馬車夫於住家附近發現伊麗莎白‧史泰德(Elizabeth Stride)的屍體。不同於前兩位犧牲者,這位44歲的瑞典裔妓女雖被割喉,但未遭剖腹,而是死於左頸部動脈失血過多。由於犯罪手法不同,有人懷疑此案的凶手與前兩起開腸剖腹的凶案並無直接關係。就在大批警力趕到伊麗莎白‧史泰德陳屍處時,凌晨一點四十五分左右,46歲的妓女凱薩琳‧艾道斯(Catherine Eddowes)被發現橫屍在主教廣場(Mitre Square)上,除了同樣被割喉剖腹,腸子甩到右胸外,她還被奪去部分子宮和腎臟。由於巡邏的員警聲稱一點半時這裡並無異狀,因而研判死者是在一點半至一點四十五分之間被殺害,並被剖開腹部。凶手行凶手法之俐落,讓多數人認為他可能是專業的外科醫生。凌晨三點,一位搜尋可疑嫌犯的警員在高斯頓街(Goulston Street)附近發現件沾滿血的衣物,經過鑑定是凱薩琳‧艾道斯身穿圍裙的一部分,而在衣物掉落的附近高牆上,發現疑似凶手用粉筆寫下的一行文字:「猶太人不是被無故怨恨的民族!」("The Juwes are not The men That Will be Blamed for nothing."),但另有刑警記得寫的是"The Juwes are The men That Will not be Blamed for nothing."。之後警察督察長湯瑪斯‧阿諾德(Thomas Arnold)到現場巡視並觀看這句留言,因擔心該牆上塗鴉天亮後被路人看到,反而激起反猶太主義者的情緒,當場下令擦去。隔天,也就是10月1日,中央新聞社又收到一封明信片,內文同樣以紅墨水寫成。信裡,寫信者自稱是「調皮的傑克」(saucy Jacky),並提到他打算「隔天再幹兩件事」,一般認為就是9月30日凌晨伊麗莎白‧史泰德和凱薩琳‧艾道斯這兩起命案。另外,寫信者提到打算割下死者的耳朵寄給警方,這與凱薩琳‧艾道斯遺體外耳損毀的情形類似。最後,寫信者同樣留下「開膛手傑克」的署名,而日後便以寫信者自稱的「調皮的傑克」("Saucy Jacky")稱呼該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