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去捉姦竟然把好友從床底拽出來
立達徵信服務相關連結
徵信社 合法徵信社 媒體報導 安心服務 委託流程 聯絡我們 徵信社價錢 徵信問與答 徵信工作 團隊介紹 網站地圖
立達智庫

跑去捉姦竟然把好友從床底拽出來

半年前,我發??現老婆青蓮的行為很反常,有事沒事總跑到關山那邊的開發區去,還早出晚歸的。我問她去幹麼事?她告訴我她在考察市場,準備在那裡開個服裝店。看到整天無所事事、以麻將度日的她要認真做事了,我很開心,出錢幫她開業。 服裝店開張後,青蓮很快忙得幾乎不歸家了,她為省錢沒請人,自己照店子。兒子生病了,她也沒時間回來看看。我問同樣在開發區做服飾生意的熟人,他告訴我生意根本不好做,有時一天也賣不出一件衣服。難道青蓮在說謊?聯想到前幾天,一個朋友告訴我,他看見青蓮在魯巷親密地挽著一個男人逛商場,我火不打一處來。 我衝到服裝店,問她最近為什麼不回家?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青蓮聽見,馬上哭著不停捶打我,罵我沒良心。這麼多年夫妻竟然聽信謠言,不相信她。看見青蓮的眼淚,我的心又軟了。偷偷觀察了服裝店里間的擺設,一張比單人床稍大的床,再加上一個小桌子,桌子上擺著單件的洗漱用品。沒發現任何出軌的跡象,放心了不少。小心地賠禮道歉,哄了好久,最後用一套高級化妝品才讓青蓮原諒我。 回到家,心裡仍堵得慌,找兩個好朋友世龍和達凱出去喝酒,解悶。達凱沒空,只有世龍陪我。我把自己對老婆產生懷疑的事跟世龍講了。世龍主動要幫我留心這事,好打消我的心病。 幾天后,世龍就通過朋友摸到了我老婆的一些情況,並約我在周末晚上和他開車摸到青蓮的服裝店附近下車觀察。10點以後,一個模糊的男人身影鑽進了服裝店,奇怪的是,我和世龍都覺得那身影蠻眼熟。 那男人進去後不久,我和世龍就衝過去了。說實話,拍門前,我不是沒猶豫過。我也在想,要不要把事情做到這麼絕?證實她紅杏出牆後,我該怎麼辦?不僅青蓮無臉見人,我自己也丟人啊。但裝作不曉得,心裡又憋得難受。你想一個男人怎麼能容忍老婆給自己戴綠帽子。 可無論我們怎樣捶門,裡面都沒有反應。周圍的鄰居都被吵出來了,跟我說青蓮可能不在,要我明天白天再來找她。我不理,站在門口大聲喊,青蓮,你給我開門。我曉得你和那個男人在裡面,再不開門,別怪我不客氣。青蓮也許是被我嚇到了,跑過來把門打開了。不過,她擋在門口,不讓我進去,還說我瞎胡鬧,破壞她名聲。我狠狠地推開她,在裡面的床底下,將那個人拽了出來。 床底拽出的竟然是好友
看到那個男人臉的那一刻,我和世龍都苕了。我做夢也想不到會是跟我玩了十幾年的死黨達凱。我一拳打到達凱臉上,問他還是不是人。朋友妻不可欺,他竟然找自己兄弟的老婆。世龍也幫著我。達凱低著頭一聲不吭,讓我們打。旁邊只有青蓮哭著喊著求我放過達凱。還不要臉地說,如果我打死達凱她也不活了。我被她氣得差點吐血。 看到達凱鼻青臉腫,兄弟的情誼讓我們只好住手。我質問他為什麼要勾引青蓮,達凱告訴我是青蓮主動找他的,都怪他沒經住青蓮的誘惑。你這是什麼邏輯?有沒有想過這是兄弟的老婆啊! 我沒說話,世龍就吼出來了。達凱低下頭不說話。青蓮滿臉不屑地接過話,達凱有錢,長得也帥,打牌總是贏錢,贏了錢就給她買東西。哪像我打牌總是輸,買點東西就數落她。我甩手給了青蓮一巴掌,老子跟你離婚。然後,狠狠地瞪著達凱,老子也沒有你這個兄弟。 (一正很激動地捶了下沙發的靠背,手上的水杯已經被捏得變形。我看著他憋紅的臉,想像得到這件事對他的傷害有多深。重新倒杯水給他,他微微抬起頭低聲說了句謝謝,眼睛裡閃著淚光,聲音有些哽咽。) 曾發誓做一輩子好朋友
我和世龍是從小玩到大的哥們,達凱則是我們的初中同學。那些年,我們可算是形影不離,中學畢業那天,我們三個手握著手,發誓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我們也做到了。畢業後,我們三個人都開始自主創業,做小本生意。但大家還是互幫互助。達凱腦袋比較靈,是我們三個人的軍師。生意上的很多事都是他出謀劃策。世龍有闖勁,很多重要的生意點子都是他想出來的。我最沒用,只會從中拿好處。但他們從不計較,反而事事想著我。前幾年,我進了批水貨商品,虧了很多錢,還是他們幫我還債的。 我也以為,我會和他們做一輩子的好朋友。沒想到,為了個女人,會和達凱弄成這樣。 聯合朋友報復他們
回到家後,我越想越氣,覺得不能就這麼放過青蓮和達凱。無論怎樣,也要讓他們吃點苦頭。當時,真的是同歸於盡的心都有了。世龍勸我別走極端,不為自己想也要為兒子著想。我們都出事了,誰來照顧他。 就算他肯幫我照顧兒子,但始終還是有自己的父母照顧比較好。想想也是,可惡氣不出難消我心頭之恨啊。世龍開玩笑地說,青蓮喜歡他有錢,我們就讓他變得沒錢;喜歡他會打牌,我們就讓他變得不會打牌。 不幾天,世龍就找牌友約達凱打牌。事先和牌友商量好,聯合起來贏達凱的錢。這樣,達凱打一次輸一次,而且每次都輸得很多,不上千,是不會讓他走的。經常來陪達凱打牌的青蓮臉色越來越難看。看到這些,我不知道多爽。 後來,世龍知道達凱在談一筆生意。如果失敗了,他很有可能一蹶不振。問我要不要砸他的生意,這樣做會不會太絕情?我當時已經被氣糊塗了,咬牙切齒地說,砸,一定要讓他破財。我和世龍就輪番與達凱談生意的人接洽,故意出高價要搶走達凱的生意。達凱為保這筆生意,極不理智的以更高價簽下合同,結果虧了幾十萬。 達凱真的輸得很慘,家底去了大半,把私家車也抵押給了對方。達凱心情一落千丈,和青蓮見面頻頻吵架。鬧到最後,青蓮就回來找我,求我看在兒子的面子上原諒她。她下半生做牛做馬報答我。兒子也抱著我的腿,哭著要我原諒青蓮,說自己不能沒有媽媽。我就心軟了,讓她留下來。不過,我們分居兩間房,她只是在家裡幫忙做家務。 上個月見到達凱,他整個人顯得很頹廢,頭髮也白了不少,一夜之間彷彿老了好幾歲。我和世龍就請他去吃飯。他想了很久才答應。我們喝了很多,邊喝邊罵。我和世龍罵他無情無義。他罵他自己不要臉,最後還當著我們的面哭了,甚至跪下來請我原諒。 想著以前他瀟灑帥氣,現在因一個女人弄成這樣,也蠻難過。畢竟,做兄弟這麼多年,他也幫過我不少。我們不能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這麼淒慘。我和世龍又幫他把生意重新搞起來。 現在,我們三兄弟重新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了。青蓮也回到我身邊。但一切都回不去了。我和達凱之間變得很生分。說話,做事都好像是在和一個陌生人交談。對於青蓮,我也只是把她當作兒子的媽,而不是老婆。 (你說我是不是有點小心眼?事情都過去了,我還這麼耿耿於懷。一正出門時,突然轉過頭問我。我笑著搖搖頭,心被傷了是不可能無痕的。更何況是這麼大的傷害。但是,既然你已經選擇原諒就不要再記著這些傷害,讓它破壞你穩定的生活。回不到過去就重新開始吧。也許你會發現他們另外的好。一正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後笑著對我說謝謝。那種笑容很明媚。我想他應該知道怎麼做了。)
(發佈時間:2015-01-06 17:05:46)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