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大YAㄍ事件懶人包-校園愛情惡夢

2013.03.08 早上九點,我漸漸有意識地醒來,發覺我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頭很痛,臉很痛,全身都好痛,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此時幾個穿白色衣服的人走過來,說了現在時間是早上九點,我躺在醫院,被路人打119送進來。
「原來他們是護士」。
「我怎麼可以躺在這!? 那個人呢?」
手腳想要動一動,想下床去找那個拋棄我的人,仔細一看,我發現身上插了很多管子,多到我如果用力一扯,那些插管子的地方都會出血吧。
我的外套不在身身上了,還有很多東西都不在,我問道:「我的東西呢? 我要下床找東西」(我扶著床桿不斷表示我想下床)
兩三位護士走過來,跟我說道:「你不能動! 你現在意識還未恢復, 你有腦震盪」。我驚了一下,心裡道:「這是真的嗎?」
我問:「為什麼我會在這?」
護士告訴我,是路人打電話叫救護車的,我被人發現倒在路邊的血泊裡,好在受傷之初沒多久就被人發現,不然,放著二十分鐘不管,我就會失血過多而死。
護士告訴我,我的東西都在病床下,我緩緩拿出外套,想找出裡面的手機,看看他有沒有打給我,只見外套一攤開,染了大半的鮮血。
當時我頭暈暈的,一直想掙扎下床,忽然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護士打了什麼針,我就睡著了。如果,當時可以一直睡下去,不要讓我看見後面這些醜陋的事,會不會更好?
事情回到2012年。

2012.06.21 隔天,他要考電子學,但他一個字都還沒唸。晚上,他說他去梅園顧完校狗就要來找我,我沒有想太多,只問他「你弄完狗狗都十點了,明天早上你要考電子學,這樣可以嗎?」
他不假思索回道:
「不用擔心啦! 反正工科系很好唸啊,等下背一背作業的答案就會過了」
「工科系幾乎大家都在抄作業啊,抄一抄就會過了,而且分數還不低」、 「上次我實驗課也是用抄的呀,同學也都是抄別人的,不用擔心啦」
他說了一大車理由堅持要見我一面,我答應了。
午夜十二點,他說他很想講一件事,他說「我不想買樂透~ 怕開獎時的落莫會遠大於當初的期待」。
我告訴他他什麼都可以講,有問題可以大家一起想辦法。於是,他告白了,他說:「我喜歡你,可以讓我照顧你嗎?」,他告訴我他如何地喜歡我,希望我好好考慮。
在他告白之前,我對男女間感情向來不會想太多,可能也因為身處的環境男生佔大多數,覺得同學之間互鬧也沒什麼,如果什麼都要顧慮的話,那男生女生之間不就不能當朋友了?
況且這個人,女生間都覺得他就像小朋友一樣,喜歡打鬧,喜歡用一些自嘲式幽默,或是喜歡說他自己是帥哥,很多他曾經說過的話,至今仍在眼前浮現
「我叫阿曄,YA~」
「我這個人只會不告白而已,因為就像買樂透一樣,不去揭開就不會失望」
「就算不能成為王子,我也會願意當你的僕人,終生守候你」
「公主只要有問題,什麼事都可以找僕人,僕人願意幫你做任何事」
「公主就應該乖乖躺在床上等王子XD"」
「既然王子沒出現,公主是否願意跟隨從去吃個中餐」
「找你比較多 所以是喜歡你啦!!! (笨笨的」
「到底會不會推理 傻傻的」
「男生就算很平的抱了也是會很開心」
「男生不會在意初吻這種事情」
「可是我覺得只要還是大學生,只要喜歡,都還是會想在一起耶」
我說,他就跟小朋友一樣,感覺只會打鬧而已,他都會答道:「就算外表看起來是小朋友,不代表他真的是小朋友啊」
「外表像小朋友又沒什麼不好啊!!!!!」、「可以吃兒童餐 超賺的」、「還可以用兒童票」、「超省錢喔!!」
「又不是每個男生都很糟糕」
還有時不時的對話:
「所以你是狗狗嗎~ 不然為什麼想讓我鬧XD"」
他:「旺~」
「(巴頭)」
「(咬 筆記:不能巴狗的頭 會被咬」
交往前,那些曾一起走過的小吃部旁的斜坡,一起走過的活動中心,一起散步的校園,一起待過的小吃部夜晚,當我再次走過這些地方時,他曾經在這些當下講過的話都在耳盼迴響,映照今日,卻只能用血淚寫下這段故事(是真的血跟淚)。
直到我最後決定跟他在一起的那天,那天是2012.06.30,他說「我會好好照顧你的」、「我想保護你」、「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不讓你受傷害的」「我答應你的每件事,我一定都會做到」
至今,耳畔仍會響起許多當初還在追逐時候的話語。
不知道為什麼,當時對這些話深信不疑,可能我是一個非常重視承諾的人,總覺得好像很少有男生可以說出這樣肯定的承諾,說他願意終生守候,或是好好照顧我之類的,所以我答應了這樣信誓旦旦的承諾。

2012.07初 熬了好幾天的夜忙於課業,我白天有空時會去社窩稍微躺一下,他每次都會過來陪在旁邊,那陣子壓力非常大,身體上也非常疲憊,有次,熬了兩天的課業,雖然兩天只睡了不到四小時,但為了繼續往下拼,我還是一如往常到社辦躺著瞇一下,反正只是大白天,又在公共場合,隨時都有人可能進來的地方,不可能會發生什麼事的心情,他也如往常般出現,說想要照顧我。
酷熱的睡夢中,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我慢慢從越來越清晰的觸感中醒來,原本以為是夢境的感覺,睜開眼,赫然發現他並不如以往坐在旁邊,而是已經一隻手在我前開扣的衣服裡,牛仔褲上的皮帶被解開,拉鍊也被拉下,頓時,我除了憤怒沒有別的。
他被我的驚醒和憤怒嚇到了,手連忙拿出來,我氣憤問他為什麼要趁我睡著的時候這樣做,為什麼這麼不尊重我,而且這也算是公開場合耶,只見他露出無辜的眼神回道:「男生看到女生那個樣子,本來就會忍不住嘛,而且,男生本來就是這樣啊」
剎那間,好像一切都變成是我的錯,當時想不出該怎麼回答,我只有更生氣並且不理他,他見狀連忙道歉,不斷告訴我這是男生的天性,他真的就只是忍不住等語,到最後看見我的氣憤跟疲憊,他露出非常自信的語氣說道「我保證下次不會了!我一定不會再讓你生氣的!」看到他這麼自信的承諾,外加巨大的考試壓力,沒有什麼力氣讓我去懷疑這句話的真假。
事件過後隔一兩天,我到台北去處理一些事情。他跟著陪來了。
這一天,一個月報到一次的生理期來了,慣性的腹痛與室外的酷熱讓我沒有力氣走下去,他露出關切的神情問我要不要找地方好好躺著休息,我心想反正生理期來了,況且我臉色發白直冒冷汗的狀態,我想應該早讓一般男生慾望趨散,也不可能發生什麼事,於是我接受了他的建議。
我頭暈目眩躺在床上,看他在一旁關照的神情,正覺心裡有些窩心的時候,忽然間,他掀開我的上衣,手不斷往我身上觸摸著,我嚇到了。
我告訴他我的不舒服,身體邊左閃右閃想掙扎逃出他的手掌,但這樣的掙扎與生理痛帶來的身體無力感好似為他帶來更多的興奮與慾望,我說我頭很痛,身體也很不舒服,下半身還流了一堆血,以為這樣的描述會打消他的慾望讓他放下雙手讓我好好休息,豈料他卻說「下半身不行還有上半身呀」便雙手硬將內衣往上撐,按住我的身體,開始埋頭用他抖動的舌頭充滿慾望來回舔動著上半身重要的部位,當下我很手無足措,我越是閃躲,他便越是不讓我動,他說:「你逃不走的,還是不要再抗拒吧」,至此,伴隨生理期帶來全身上下都痛的無力感,我覺得自己像是刀板上的魚肉,非常難過。
忽然,他停下動作抬頭看我,看到了我的難過,他說道「好啦 我知道你不舒服,不弄你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別過頭去不理他,他看了接著說道「對不起嘛,我以後不會這樣了」,聲聲輕柔的口吻與反覆的道歉,事已至此,今日回想,有人說如果還原諒他的是傻子,可是那個當下,我又為他的聲聲承諾與拍胸脯的肯定語氣打動,想來是覺得沒有人會輕易給出這麼肯定的承諾,二來是覺得人性本善,於是,我再次相信了他的「保證」,相信他的「不會有下次」,接著我便暈眩昏睡了過去。

2012.07.16 這天,我考完試了,考前兩天,因為他的關係,跟兩個人起了很大的爭執,我默默當他的擋箭牌,為他承受了兩小時的責罵,只因為他自己沒有把他的事情做好,這天考完試,我感到無比疲憊與難過,跌到谷底的情緒和外加的壓力來自於這兩天因他產生的爭執,碰上壓力大到不能再重來的考試,我感到分身乏術,重點是這兩天內卻不見他有任何舉動,只是任憑我當他的擋箭牌讓人罵,我考完試雖然壓力減輕一些,但不如預期又差到極點的表現讓我很低落,心裡不免感到「我這麼辛苦又犧牲到課業是為了什麼」,他跑來找我要我跟他出去,我不理他,於是,他告訴我「其實我都已經跟他們兩個談過了,你不用擔心了啦」
我:「哦? 是喔? 你們的談話內容是什麼?」 我不免感到驚訝
他:「現在不能告訴你,除非你跟我出去玩」
我:「那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還是我自己打電話問他們?」
他:「不行不行! 這是秘密! 你要先跟我出去玩,我再告訴你!」「放心啦! 我都說服他們了,他們都知道錯了,你不用擔心啦」
看他一再的保證與肯定的表情,我想說既然如此就相信他,即便已經兩天沒睡了,我還是在他難卻的盛情邀請下跟他出去玩了兩天。
這兩天,發生了很多事,也發生了出乎意料的事。
要回新竹時,我回想這兩天的事,想到第一天他拖到沒有客運回新竹的情況,還有接著發生的事情,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感覺他好像這兩天很急著想發展到最後一步也不管我是否願意,而且這兩天我偏偏又累到不行,在車上忍不住問他「你說那件事解決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怎麼跟他們說的嗎?」
他開始支支唔唔,隨著他的支支唔唔,我的不安開始擴大,
我:「你應該知道我是因為你,才會讓自己在考試危機下被打擾成這樣,才會導致我的考試結果不理想吧? 你該不會沒有跟他們談吧?」
他:「沒有啦! 怎麼可能! 只是現在不能告訴你而已! 這些我都知道,不要想太多啦」
我看他遲遲的不敢正面回答,便拿起手機,說道:「我自己打電話問」
他便急急忙忙按下我的手不讓我播電話,說道「其實我沒有找他們談啦,我只是故意跟你那樣說的」
我極為震驚,我問他「為什麼要騙我? 你明明知道我非常在意的,為什麼要騙我?」
他說道:「因為我知道我不那樣說,你就不會跟我一起出來了啊」
聽了之後,心中湧上的是更多憤怒,「所以你擺明就知道那天會玩到很晚,沒車回來根本不是因為我們"恰巧"差十分鐘趕不上末班車,是你早就想好了要做那件事,是嗎?」
我既傷心又憤怒地質問他,只見他猶豫了幾秒答道:「我是真的沒有一開始就想那樣做,是後來才忍不住。」
吵了幾下,我感到十分疲累,轉身回宿舍,不理他了兩天。
兩天後,他找我出來,告訴我他有多麼地抱歉,告訴我他一定會再找時間跟他們談,告訴我他下次一定會尊重我不會再對我那樣,又給了我好多好多「保證」跟「一定」,我開始猶豫要不要再相信這個人的話,於是我問他「你不覺得你的保證有點太多了嗎? 我要怎麼相信你這次的「保證」呢?」
他不假思索直爽回道:「我本來就還很年輕啊,本來就還有很多學習的機會,現在會犯錯也是正常的嘛!」
「機會...? 年輕...?」「那我算什麼?」我心裡邊想著,我不發一語,心裡越來越難過。
此時,他向我要起了電影票錢。
交往的一開始,講到付錢方式到底應該由男生出全部 or 大部分 or 各付各的,他告訴我他要回去問他媽媽,過兩天他從台中回來後,告訴我「我問過我媽了,我媽直接跟我說女生要付就讓女生付就好了,自己不要付」。
聽見這樣的說法,我也沒多想什麼,只想說也許可以用時間來改變這一切。
接下來我在準備考試的日子,當我躺在社辦休息的時候,他會去7-11買買四送一的關東煮給我吃,這主動的舉動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一開始的幾次,當自己疲憊時候有人送出溫暖,在每個女生的心裡大概都會冒出「有你真好」的感覺,當他告訴我「我幫你買的午餐錢50元你還沒給我」時候,我也沒去想太多,就直接掏錢給他,我一直覺得金錢不該是影響感情的問題,即便考完試後,我們一起出去玩了整整兩天,去搭車,去搭摩天輪,去看電影,他說他自己的錢不夠付了,我也都會主動幫他付,我以為這樣能帶來什麼改變,以為只要這個人能一直真心對我好,能給我承諾,能實踐他的諾言,就是真愛。
玩回來後過了兩三天,他忽然跟我說「對了,上次看電影的錢,你還沒給我」
我不假思索地要掏錢給他,順道問了他一句「為什麼呀?」
豈料,他回道:「那電影是你自己想看的呀,又不是我想看的,本來錢就應該給我」
我問道:「可是不是你邀我去看的嗎?」
他更加理直氣壯地說道:「那是因為我知道你想看,所以才約你,這樣你才會跟我一起去看啊」
我以為,各付各的或是我多付點錢對我來說我都不那麼在意,但這樣的回答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心痛。
在他要錢的態度與各種事情的思考下,2013.07.22,我向他提了分手,想結束這22天的感情。
但是,這22天發生了太多事情,接腫而來的事情讓我發現,原來我並無法真正地斷絕。不是不願意,而是有太多的羈絆。提分手過後兩天,他告訴我他去學機車了。
「車哪裡來的? 為什麼要學騎車?」我問道
他:「車是跟室友借的,沒為什麼,就想學呀」
見他不願意吐露實情,我稍稍打聽了下,才從共同好友中得知,原來是其它男生叫他去學騎車,說騎車比較容易追到女生,說會騎車追到女生後也比較容易留久一點,而且要學會騎機車考到駕照只要一兩個禮拜,說也許他學會騎車後我們就又會在一起......等語。
因為他本人並不擅長運動,運動神經也不好,球類運動都輸我不說(我不算很強的),本身平衡感也不好,我聽聞後便緊張地找他,告訴他叫他不要自不量力,而且車是別人的,他要學也要等自己有車之後再自己去學,為什麼自己要冒險要拿別人的東西開玩笑? 「而且你這樣是無照駕駛耶! 為什麼不替別人想想? 替借你車的人想想?」 他便告訴我 「又不是每個人都一樣,反正車都已經借啦,為什麼不能學?」
我越是反對,他越執意,接著,我便問他「你這麼積極想學車,想表現,那之前你答應要接的那個比賽呢? 我好不容易弄進決賽,決賽的隊長你當初答應接下了,但決賽剩不到十天就要到了耶,你把時間花在學車的話,那還有時間弄比賽嗎?」
他露出的表情好像被發現了什麼東西一樣的,從理直氣壯的語氣轉變成很小聲又夾帶滷蛋和口吃的語氣告訴我
「邊學騎車還是可以邊弄比賽呀 之前沒弄又不代表現在不會弄」
他看得出我對他做事不負責任只想把妹的憤怒,但即便說遍所有理由,他還是執意既然車都借了就要學騎車,並且一直說他相信自己可以一兩週內就考到駕照,比賽也能弄好,我拗不過,就決定在一旁靜待其觀這短短的一週。
想當然爾,比賽方面,他為了應付決賽的表面樣子,臨時把美工方面隨便改一改,實際複賽說內容要改的東西他一個也沒動,而且短時間內他為了應付表面工夫,聽說也花了他待的社團一大筆錢,就好像「反正比賽爛了也沒差,帳也是報別人的」般的心態,做這些只是要做給我看而已。
學騎車方面,只知道他每天很努力地在學,因為他會每天匯報他又騎了多少路,轉了幾個彎,想顯示他的厲害,但只要一看到他在比賽上的態度,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最後,比賽決賽當天,看到同樣入圍的其它九隊都卯足全力展現地相當精緻,只有我們這隊的東西看起來就像前幾天趕出來的,重點是還掛了學校的名字,其實很丟臉。
至於學車,決賽的隔天我出國了十天,想散散心,這十天內還是會天天接到他的站內信、email、FB,告訴我他又騎了多少路,考了一次駕照沒過,要再考第二次...等等,在我回國的前一兩天,他告訴我他考到駕照了,以後可以載我了等等,我只問他「你這麼專心學騎車,那你之前答應你們社團的人要接手做學校紀念品的事情呢?那不是一件小事耶,學校很關注那件事,而且學校訂了九月就要出版」順道也問了他從其它人那邊答應要做的事情,發現他這段時間一件都沒有做,我問他到底都把對別人的承諾當作什麼? 還有把別人的心血當什麼? 為什麼可以對於要接手的事情滿不在乎? 每件事其它人做了七成交給你,你也答應接下,為什麼到你手上的事情就要把全部人的努力付諸東流? 於是我問他有在乎過他自己答應過別人的事情嗎?
他就像一個不服氣的小孩,很想辯解什麼,卻又因為內容太過於真實說不出一句解釋,
他只說道:「我會做啦,之前沒做又不代表之後不會做」同樣的答覆,我聽來只覺相當刺耳。
回國後,他每天都打電話先告訴我他今天做了多少事,然後再問我什麼時候有空給他載,每次我都一一拒絕,直到有次他打電話來,我告訴他我手上提了一堆紀念品人在外面無法跟他講電話,他問我在哪,便一路騎車過來,我見到他不免有些驚訝,多天不見,他看到我露出很興奮的表情說要載我,只見他一下車,便按到了油門,機車便一路往前衝,他人為了將車停下也被機車拖著跟著往前衝,見他如此不熟悉的樣子,我有點害怕,但他仍告訴我他可以幫忙載我那幾袋紀念品,因為那幾袋紀念品都是出國帶回來的,我並不敢給他載,況且他也剛拿到駕照一週不到,但也不知道怎麼拒絕盛情下的他,他看到我猶豫,便直接將我手上提的幾袋紀念品提走,告訴我等我逛完再回清大跟他拿就好,車便騎走了。
隔天,當我抽空要去拿時,他告訴我東西都放在某個社團的社窩,社辦門也開著,叫我直接去拿就好,當我一看到那幾袋紀念品,發現袋子上全都是刮痕,連裡面放著的東西也是,另外,他室友的機車碎片也在裡面。
我回去後敲FB問他,他是不是撞車了,他告訴我是別人撞到他,對方已經賠錢讓他住院,不是他的問題。我把這件事告訴其它同學,其它同學會騎機車的告訴我,車禍絕對不可能是單方面的錯,除非你是等紅燈停在原地不動,別人撞到你,那才有可能全是別人的錯,不然一定有錯大錯小,還有誰願意認賠而已;我同學們更加告訴我,一般人拿到駕照後,都要訓車,每天訓車的話至少也要一個月才能安全上路,在那之前都不適合騎車水馬龍人又多的大馬路,因為太危險了,一定會有反應不及的地方。為了想釐清事情真相,我再次問了他車禍的狀況,他告訴我他是在市區出的車禍,他騎很慢,是別人撞到他,又不是他的錯,
我:「可是我問過同學了,只要你車還是在動的,車禍就不可能是單方面問題」我問他是不是有心不在焉,他悶了許久才告訴我「真要說責任的話,我那時候載到你的東西就很開心嘛,總覺得好不容易可以表現了,所以在市區騎車的時候就邊在想什麼時候可以載你出去,可以去哪玩,想得正開心時就被車撞了」我看見他的回覆,心裡只有滿腔的憤怒,我把我同學的訓車理論告訴他,
「一般人都要訓車訓一陣子,而且你那天連停車都會按到油門,為什麼你還覺得你可以騎大馬路? 為什麼你覺得你有能力載別人的貴重物品?那些臺灣都買不到的,你要怎麼賠?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你不適合現在學騎車嗎? 而且你騎的還是別人的機車,你做事情真的都有把別人當一回事嗎? 自己做不到就做不到,為什麼都要拿別人開玩笑?」
他聽了之後用非常理直氣壯又生氣的語氣回我
「別人是別人,又不代表我做不到!! 而且這段時間我每天為了你學機車耶! 為什麼摔車之後你都沒有關心我,只有講這些? 我還有內出血耶!! 而且社團的事你講了之後我也有在弄啊,之前不弄又不代表現在不會認真弄!」 最後一句的印象令我至深,因為一句話我一個月內聽了三次,我告訴他他明明就知道我很反對他學騎車,為什麼又講的一付千錯萬錯都我的錯? 他不語,我開始漸漸瞭解,原來他愛他自己甚於更多,他只想接一大堆事情來表現自己,但卻不肯為自己的承諾負責任,出問題了,在他的世界裡,責任都會是別人的,不會是他的,要不然就老是刁著那句「我還很年輕」,來當作他可以犯錯或不負責任的理由。
接著的幾天,不知道他是為了道歉還是怎麼樣,每天都半夜三點一路打電話給我打到天亮,好幾次打到我早上醒來發現手機沒電,有天我再也受不了每天半夜的奪命連環call,我問他到底要做什麼,電話一端傳來他的聲音
「我就只是想聽你的聲音嘛」、「而且你不是都很晚睡嗎?」、「上次的事...」沒等他講完,我直接生氣地說:「難道,我很晚睡,就要接受你的半夜奪命連環call嗎? 為什麼你都不會覺得是自己的問題。」講完,我便怒掛電話。
至此,我開始瞭解電視上那些男女朋友分手的時候,為什麼女生或男生一方總是要做出很多令對方討厭的事情,不管是否仍然在意另一方,卻總是要表現的那麼無情,我慢慢瞭解到原因。因為無情的背後常常不是不在意,而是更多的在乎、無奈和痛苦。
暑假結束。接下來開學的前兩週,我不斷迴避他,同時也看著他在他的社團裡做出很多崩壞的事情,有的甚至還被路人甲PO上PTT過,我不知道他是想用這些行為來引起我的注意還是怎麼樣,有天,我接到了通讓我詫異的電話。
簡而言之,他向我們共同認識的人借了一筆數目不小的錢(五位數),對方告訴他一定要還,還說了如果向他要不到錢就要找我要,他通通答應了,還說一定會讓我知道,那通電話是對方打電話來問我錢的事。我很驚訝,因為我並不知道他掛了這麼一筆帳在我這,別人看在我的信用上借了他錢,但我卻渾然不知。我憤怒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只說他覺得反正我知道這件事後就會去找他,我當下更加生氣,但我按捺情緒,只問他答應要用來還錢的經費申請相關事情他去弄了沒? 他只回道:「還沒。不過我想說你會幫忙,就還好」
我一點都不覺得還好,當然,聽見錢被掛在自己名下後,也只能硬著頭皮幫他把所有要向學校報帳的收據和相關報告在幾天內寫好遞出去,而且我去遞時,學校還說已經過了期限很久,講了很久學校才說會幫忙遞遞看。
那之後的某一天,我發現已經有快兩個月生理期沒來,越想越害怕的我,當下的心慌跟徬徨淹滿整個喉嚨,有強烈的窒息感,我馬上上網查了很多資料,我很希望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當然,我曾想過要不要先告訴他,最後在不想驚動家人和其它人的狀況下,我獨自去從其它管道弄了藥物,接著便流了很多很多血,抱著腹痛我痛到暈昏過去,也不知昏死了多久,又被身體的痛痛醒,痛到難以行動,我記得那天就這樣痛了又醒,醒了又痛很多回,醫生曾說過我身體陰虛,子宮虛弱,但我也沒有去檢查自己是不是已經不孕或著有否其它併發症,我曾想過要不要告訴他,但那陣子只見他把答應社團的人要做的事都擺爛做的亂七八糟,好像全世界都對不起他,所以,除了一直幫他扛爛攤子,一直希望他可以盡量不要去侵害到別人,關於身體狀況的這些事,我隻字未提。
從那之後,不管他又承接了他的社團多少事情,好像總以為永遠有人會幫他扛似的,當他擺爛沒做的時候,只因為他覺得反正那些事情我都有能力弄,而且一直以來只要我看不下去他的作為,他的事情我都會幫他承擔,有人說,也許他想用這樣的方式來跟我接觸,他這樣的心態,讓我覺得很累很累,有人說
「你可以不要管他,他擺爛就擺爛,反正他讓社團爛掉大家總有一天會知道,影響到其它人也不干你的事。總比你一個人一直扮黑臉大家還以為他很認真負責來的好。」
「他的事又不關你的事,付出也要看對象的好嗎?」
但那個時候,我覺得只要是他擺爛會影響別人的事情,就不應該讓他這樣做,所以每當一聽聞他又擺爛了什麼事,我就會很努力去幫他把那些事情弄好,直到後來十一月下旬,我聽其它同學轉述了他很多不負責任的事情,那之後,他完全地改換去其它社團,改變他的交友圈。

2012.11.21 這晚,是我待在新竹的最後一晚,隔天中午的飛機。我很希望,比賽完回臺灣後,能夠不再回新竹,很不希望自己再回到這塊傷心地。
我猶豫很久到底該不該將自己一直以來承受的事情說出來,說穿了,他做事情做不好,要收他的爛攤子很累,承受那些感情上與身體上的苦痛更難受,於是,我前去華齋找了他,打算把憂鬱症和吃XX藥流了很多血的事情告訴他。
見了面,走出了華齋宿舍大門,可能因為自己的狀況,我不自主地問他精神上過得怎麼樣,他回道:「還好」我問:「那功課上呢?」
一如往常他仍然喜歡自以為霸氣地說道:「就那樣呀~ 工科系本來就很好畢業,都只是要唸不唸的問題,反正唸了也不代表要畢業」我心裡OS:,「講歸講而已吧」
「那你有真心愛過我嗎?」 在說出一切之前,我不想到時候只是得到憐憫與同情下的答案,所以我先問了這樣的問題。他兩手插著藍色帽T口袋,持續低著頭,說道:「就算沒有,你也知道我一定會講有,答案不管怎麼樣都是有,不是嗎?」
我猜想也許只是他跟平常一樣的嘴硬,才故意說這樣的話,但他下一句說了「反正男生本來就那樣啊,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有得到就是賺到了」
聽了這句,即便擺著一張撲克臉,但那股悲慟,讓本來到我嘴邊的話全部收回去了。
我心裡想:「我因為這個人變成怎麼樣了, 對這個人真的重要嗎?」緊接著下一句,他又說道:「那些錢你什麼時候要給我?」
「... 出去都已經是各付各的了,我付出了這麼多,你擺爛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在收爛攤子,而且你還欠我好幾萬,到底你還要我給你什麼?」 這段話在我心裡不斷徘徊。最後,他仍然是推卸責任的態度,擺出好像所有的錯都不會是他的,所有的事情他都是被逼的嘴臉說道: 「都是因為你,我才會對XX社沒有熱情的,謝謝」 說完他便擺出以為豪邁的步伐走掉,但在我眼裡看來,他逃避了。
當時,凌晨三點,看著他離去的身影,想當然爾,我什麼都沒有說,「如果愛一個人,是不是什麼都不要讓他知道最好?」 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到房間,我哭了很久,這段意外的出國旅程來的大概正是時候吧,讓我出去散散心也好,希望我可以徹底忘卻這一切,各種當時痛苦與抽筋流著血的畫面,與他那些不顧一切撲到我身上,嘴裡邊說爽到快受不了的畫面在腦海不斷交叉閃過,我發誓這是我最後一次去想起這些畫面,我要好好過日子,淚流至早上六點,我整理好東西,趕去搭回台北客運,準備整理行李去趕飛機。

2012.12 十二月,我很努力去做很多讓我好起來的事情。其實我的病情一直都沒有好轉,為了想卸下這些痛苦,這段時間我曾自甘墮落過,也曾自我放棄過,我很想讓自己變成不自愛的人。
「反正都被玩過了,到底還有什麼不能拋下的?」我自以為的尊嚴與自尊心,真的重要嗎?我一直想告訴他,那些為了他一時的爽感,事後我卻必須為此流很多很多血的事情,但他一次次逃避面對自己做的事情。
這段時間,我很努力想要藉由壓搾自己去忘卻這些痛苦的過往。讓自己不斷在別人面前呈現光鮮亮麗的樣子,但心理上卻要不斷搾乾自己來壓抑這些情感上的痛苦,在身體跟心理上,都早已非常疲憊不堪。

2012.12.16 這天,我聽其它同學說,他帶著懶懶的步伐,愛去不去的態度說要去幫忙社團的活動。也許是那些同學被放鴿子久了,對於他愛來不來的態度,大家似已司空見慣,在電話裡用一點也不意外的口氣告訴我他的出現。
「沒有經驗不知道怎麼把事情做好,跟想不想認真做,他以為大家看不出來喔」電話裡傳來同學的聲音,於是我聽了很多很多。我打電話告訴他,問他之前約了那麼久,到底什麼時候要面對他做的事情?

2013.01 當我仍過著藥物帶給我的影響,過著生理期一個月來三次,或是一整個月都沒來的時候,我嘗試想將這些事告訴他,他卻一次次地迴避,推辭他最近要期末考多忙多忙,看到他邊推辭,23號的懷生社期末夜唱照片顯示在電腦上,他一慣地用當初跟我們接觸的口氣跟新的交友圈推文「我也想要像右下角一樣大張 XD」,或是看見他仍用一慣自嘲性幽默的方式說的「14級都是帥哥」之類的話取悅大家(P.S. 14級是他們那一屆),好像他做過的事情都不用負責,也可以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繼續和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用當初我們認識的方式與其它人嘻嘻哈哈,就好像反正也不可能會有人相信他做過這些事,我心冷了很多回,但仍然努力裝作什麼都沒看見,想等他說有空的回應,再告訴他這些事情。

2013.02.17 接到我媽的來信,告訴我她撿到了我前一支沒在用的手機,拿去電信局給人解開鎖充電後,看了裡面的簡訊,打給一個叫"XXX"(XXX是他的名字)的人,知道了很多事。
在我跟我媽的對話裡,我感到無奈與氣憤。

2013.02.18 18號的午夜,我忽然看到他的FB留言「我最近比較有空了,你媽打給我,跟我說了很多事。」
我問他:「你到底跟我媽講了什麼?」
他:「我什麼都沒有說」
我:「真的嗎? 可是她跟你講完電話後非常的氣憤」
他:「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生氣」
我:「所以,毛手毛腳的事,還有那件事,你都沒有說嗎?」
對話不斷進行重複著 他不知道為何我媽要生氣,以及他什麼都沒有說的迴圈裡。
持續將近二十分鐘的FB對話,直到後來,他才回我:
「毛手毛腳的事我有說『對不起,我太衝動了,管不好自己』,除此之外就沒了,我都只有回恩恩,那件事我一個字都沒講。」
什麼都問不出的情況下,我懵懂這樣告訴我媽,說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媽什麼都沒說,過了幾天我才聽聞她哭了很多天,哭到眼睛忽然看不見東西,緊急送醫急診,醫生判說是假性失明。
如果什麼都沒講,為什麼我媽會是這種反應?
我一直遲遲不肯相信家人告訴我他對我媽講的話,如果信了,就代表我對他的不信任,更何況,內容與他所謂的「什麼都沒講」根本是天壤之別,也不像是他會說的話。
事後的某一天,有人告訴我,2013年的02/16、17,是懷生社的台中出遊,那個人也有去,我心裡涼去大半,所以,你是在快快樂樂出遊的情況下,邊用電話告訴我擔心的媽,在她疑問那些問題時,毫不猶豫告訴她「我都有用保險套啊,她又沒懷孕」,把自己的行為都講的一付不關自己的責任,晚上再開開心心和社團的人共處玩樂嗎?
而且,玩回來後18號的凌晨還告訴我,你之前都很忙,終於最近有空了,要不要談談?你到底當我是誰?到底為什麼我當初要去吃那些藥物忍受那些快腹痛致死的痛苦?為什麼我要為你流那麼多血,忍受這些?
你說你都有戴,戴在哪?是誰當初不顧別人願不願意就一直撲上來,還邊說自己快忍不住好癢快受不了要射了,還露出一臉的爽感?
為什麼你只需要負責射,所有事後的痛楚都要我一個人承擔?
更稱奇的是,他還告訴我媽一起出去錢都他在付。付在哪?怎麼有個人會動不動就一直說他沒錢,一起出去我付的都比你還多了,好幾次你的份都還我幫你付的,你有請我吃過任何一餐嗎?你有請我出去玩過任何一次嗎?甚至還為了你想做的事墊了好幾萬塊,你付錢付在哪?
有時候,我總覺得,當一個女生不斷去付出,忍受許多平常人不能忍受的苦痛時,也許你可以很風涼地說這是那女生自願要忍受的,但你們男生呢?為什麼不想想自己有什麼權力讓女生為自己受這麼多痛苦。

2013.02.21 這天是梅竹電競賽。晚上飄著雨,活動中心前廣場聚了很多人,本來很開心地跑來想看比賽,順便散散心,因為這個人的關係,我已經很久沒有在活動中心附近走動了。
在小吃攤中意外遇見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別過頭去,他快速跟著其它人跑掉。後來我上活動中心去看看這塊好幾個月沒來細細查看的地方,因為有太多與他之間不好的回憶,逛到三樓時,看到他身邊跟著另一個人迎面走來,他露出一種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從我身邊走掉。
想想最近的事情,我想,或許是該說說當時發生的事。他問道:「你懷孕了嗎?」
我:「沒有」 但我心裡想著:「現在問,有什麼用?」,「如果當初留著,難道你希望我挺著肚子來找你嗎?」許多當時流著血又抽筋發抖的畫面與痛楚再次湧上心頭。
於是,我選擇不說這件事。他好像鬆了一口氣,接著問道:「那到底是什麼事?」
我靜默了很久,不知道該不該說,我直接問:「說了你會負責嗎? 如果不會,我想我就自己承受好了」
他:「是什麼事?」
我心裡絞了很久,最後決定說出來,我說道:「我去看過醫生了,醫生說我有輕度憂鬱症」。他不語,氣氛再度陷入沉默。
我:「當初的承諾,你覺得你做到了多少?」
他猶豫不答,又或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遲疑的表情說明一切。
我:「自己有沒有做到,有那麼難回答嗎?」
他再次猶豫了十秒,鼓起氣回答道:「是有很多沒做到啊」
我:「是『很多』而已嗎?還是全部都沒做到?」
空氣再度靜默,他不語。
我:「如果你當初沒有說那些承諾,你覺得我會跟你在一起嗎?」
他再次鼓起氣答道:「我是說了很多承諾,但做的本來就會跟說的不一樣呀」
「做本來就是一回事」
「而且後來是你自己不給我機會,又不是我的錯」他以理直氣壯的語氣說道。
我強忍心中悲憤問道:「你短短時間內帶給我那麼多傷害,為什麼你覺得我必須要再給你機會來傷害我?而且你能保證當初再給你機會,你會達到你的承諾,不會再傷害我嗎?」
他開始很理直氣壯說道:「但一樣還是你不給我機會啊,又不是我不願意,這又我的不是我的問題」,「是你說要分手,是我被拋棄耶」他用一口可憐的語氣說道。
剎那,說不出的疲憊感讓我有點累於回答,聽起來,好像全部都是我的錯我的問題。

2013.03.07
出事的前不到24小時,晚上九點,我在活動中心三樓的懷生社附近意外碰到他,他好像很怕其它人知道什麼一樣,大聲地問我「你到底想怎麼樣啦,一直來是怎樣!」
我心裡想著:「如果可以,我也很希望不要再看到你。」
我見他如此反應,便問到那憂鬱症的事,他打算怎麼辦。他很緊張地好像怕人聽到似的,邊跑離社團的其它人,邊跑到樓梯間,作勢要上樓,跟我說道「憂鬱症? 然後呢?」
「就算你因為我得憂鬱症,那也不關我的事啊,到底想怎麼樣?」
我靜默了。「要談我們就上頂樓去談」 他接續說道「不用了」 我回答,並且自己默默地走掉。
後來,他便偕同另外三個社團同學帶著捕狗網去抓狗,晚上約莫十二點,他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忙完了,問我到底要談什麼,他說「要談什麼我們今晚出來一起通通談一談!」
接著,那晚,因為他,我臉上留下一輩子都褪不去的傷痕。

2013.03.20 這天,是社團評鑑,剛好我與來自北京清華的老師有約,順道來到活動中心一樓,意外碰見了他。他看見我忽然很緊張躲躲藏藏,露出一付深怕他新環境的社團同學會知道什麼一樣,急忙要我到外面跟他談。
「你傷口怎麼樣了?有好點了嗎?」他問道
「你沒看到還貼著一大塊布嗎?怎麼可能好」我答道。
這時約莫晚上九點,社團評鑑的展場也關閉了。
我繼續問道:「你如果真關心,就帶我去看醫生啊」他瞬間沉默了。
接著我們談到其它話題,他仍一慣性用似是而非的道理想要推卸責任,吵到一半,我的手機瞬間滑入了已經鎖上的社團評鑑展場。手機停的地點離門口很遠,根本撈不到,我想到等等還與北京清華的老師有約,就越急越氣,急到掉了眼淚,他見狀,再次露出他習慣性地理直氣壯和「保證感」說道「我會幫你撿出來的,你先去找老師吧」
我對他的話相當狐疑,只見他一再地拍胸脯他會撿出來,要我放心離去,因為當下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先去赴老師的約。
與半年多不見的老師相見,聊了許久,老師問到我的手機,我便說起了這事,老師聽了很急忙說道「都已經十一點半了,你要不要打電話給他問問狀況?」便遞出了手機借我撥號。
我打了兩通,都沒有人接,老師便說要與我前去一探究竟,我們便一路從清華會館走到了活動中心,眼見一樓已經大燈關閉,看不到半個人影,我的手機,還躺在裡面。
我想到明天一大早還有好多事,我不能沒有手機,於是借了老師的手機再次打給他,這時,午夜十二點半,他關機了。
關機了.....那他說好要幫我把手機撿出來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又被他的「保證」騙了?
北京清華的老師見狀,說道:「這男的根本就沒有要幫你撿,你也不要再去找他了,我來幫你想想辦法吧」於是他找了找旁邊的廢棄海報,捲成長長一條用膠袋捆了好多圈,試圖要把手機勾出來,無奈距離太遠海報使不上力,試了各種方法,我們師徒在黑暗中靠著手電筒的微弱光線,汗流浹背聞著灰塵弄到了兩點多,我感受到傷口漸漸地紅腫,畢竟才出院沒多久,我站起身提議不如我還是去把他找來,看多一個人能不能幫上什麼忙,至少是他答應我的,他應該要負起責任,老師聽了便說「你不要再傻了,他就沒有想幫你,真的想幫你撿出來,難道找不到方法嗎?你還找他來給自己受氣做啥?」
老師繼續在黑暗中趴在地上聞著灰塵幫我撈手機,到了三點多,當我決心要衝去宿舍找他的時候,老師叫住我,說他可以把手機搆出來了! 眼見老師將一旁廢棄的雨傘摺成彎勾,實著將手機從離門縫五步遠的距離撈出門外。
那天後來,身為人父的北京清華老師,跟我說了很多,我不懂的是,為什麼一個曾經說有多喜歡你多愛你的人說出的承諾,竟會比不上一個遠道而來的師長;更重要的是,我又被騙了。

2013.03.27 這天,我再次來到活動中心想散散心,外科醫生告訴我,傷口要多照顧,精神科醫生告訴我,不要在讓情緒跟傷口再變嚴重,要盡量避免去接觸會讓自己痛苦的人事物,當然,如果有一天我能夠很坦然面對這些事情都一笑置之,代表我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過於急著想證明自己好了,我再次來到這個地方,碰到了一些認識的人,聊了聊天,心情看似一片快樂,但是走到三樓的轉角處,聽見不遠處的懷生社辦傳來慶生聲音,那個人也在裡面,倏地那層薄薄的快樂像碎冰般被敲碎,湧上心頭的是激動與悲憤。
很想衝上前去告訴所有人,他做的那些爛事。
有時,我似乎該認真感謝身邊的朋友,當時如果不是剛好遇到那麼多人,如果身邊沒有其它同學同時在場,我老早就拋下理性衝過去了,但就算不顧及自己,也應該顧及身旁的人,腦中的理性緊急亮起紅燈這樣告訴我,所以我全部忍了下來,看著那個人高高興興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偽裝他誠懇老實的樣子跟其它人在一起,自己卻不能上前去戳破他。
寫這樣的一篇親身經歷,按鍵盤的同時有非常多苦痛,無異於是在自己身上捅了千百個洞,比自殺還痛苦。

2013.04.14 這天,我與我媽來到他台中的家,想要一討公道,至少,針對被他弄受傷的事情要回基本的賠償。
他爸媽下樓,露出似乎仍然不知道自己兒子做了什麼事情的表情,聽到受傷的事,只說他兒子說騎腳踏車撞到人,導致對方受傷要賠錢,還說他們已經將錢給了他們兒子。
「可是你兒子並沒有把錢拿出來喔,因為我們深知他同時期還去跟他的前社團要了八千多塊」 他父母親聽聞,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這中間,講到了很多事情,我說到他曾趁我睡著時候把衣服解開伸手進去摸,讓我忽然驚醒的事,我說他第一個反應是告訴我「男生本來就那樣啊,看到女生那樣本來就會忍不住」 豈料,他的媽媽卻回我「女生本來就要會保護自己啊,男生本來就會忍不住啊」「當初我跟他爸爸共處一室的時候,他爸也是...」他爸忽然出聲打斷了他媽媽的對話,說道「女生本來就要會保護自己,因為男生真的會忍不住。」
當然,印象深刻的還有他媽媽不斷說的「每個父母親都會覺得自己兒子是最好的」、「我兒子很乖,他以前不是這樣的,我不知道他去哪裡學壞的。」
那個當下,我忽然深深瞭解到,為什麼這個男的,會是這個樣子,還有為什麼他總是會說「那也是那時候有機會,我才會忍不住啊」這種話,卻從未覺得他自己的行為有任何錯誤。

2013.04 剩下的時間 從台中回來之後,我聽家人說,他的爸媽還有打過幾次電話來,說了很多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兒子會做這些事情,還有不知道為什麼兒子會變壞之類的話,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媽媽告訴我媽的一句話「你不能總一直想著你女兒,你也要想想我兒子啊!」

2013.05.18 這是我每夜流淚失眠至清晨的第三週了。最近這兩週我都精神恍惚,這樣的狀態一點都不像我。
每天我臉上的傷都會作痛,這陣子我甚至害怕照鏡子或看以前的照片,因為看了只會讓我想不起遇到這個男的之前,那些曾經很單純又快樂的生活,那些以為學校同學都很單純的天真想法,在我和我的家人身上劃下一道道深刻的傷痕。

2013.05.24-25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堅強的人,其實我真的累了,我很感謝一直陪在身邊的好同學好朋友,自從三月份出了意外後,很多人都說我應該慶幸自己還活著,若真是這樣,那上次去台中跟那個人爸媽的對談又是什麼? 我永遠都會記得,他爸當著我的面說: 「反正你人還活著,要求合理的話我們再來賠」,
還說了「責任又不一定都是我兒子的,我很擔心他涉世未深遇到獅子大開口」,
還有他媽說的:「反正先看你們真的付了多少錢嘛,扣掉保險那些,其它的我們再來談」,
我當下到現在,只覺得我當初活下來,真的是慶幸嗎? 怎麼從他們口中聽起來我好像非常不應該活著。
承受了許久的壓力,24號這天,我來到成功湖畔,看著湖光粼粼,涼爽的湖風拂過,讓我想起了一年前的現在,與這個人的相遇,到半個月之後他的告白,到後來留下許多傷痕的故事。
那些以為他說「永遠守候」的承諾會是永恆的天真日子,變成了「說跟做本就不同」的理所當然; 那些他曾經信誓旦旦說要一起做很多事的日子,變成都是我一人在承擔他所種下的所有承諾; 那些我全身蜷曲忍痛流著很多很多血的時候,變成「那又怎樣關我什麼事」的樣貌; 那些他讓我母親受刺激在醫院昏迷的日子,使她從此產生躁鬱症和幻想,哭到眼睛快失明的時候,他即便都知道,但當下人還是開心餵著校狗和新的社團同學打嘴砲,說著他是帥哥的話語。
那些我天真以為金錢不會兩人之間的問題,每次都幫他付很多錢,付到分手後他還來向我要回他自己花的那一份的日子。
還有很多很多痛楚和傷心的故事,站在湖畔,物是人非,這陣子,母親的狀況,以及他那些「為什麼是我的錯?」的言詞交叉在我每天的生活裡,絕望中,我總覺得好像如果我從來沒有認識這個人,從來沒有相信他講的話,今天就不會有這些事,我的家人也不會受到巨大的傷害,我腦海中不斷浮現每件事他說都是我的責任的嘴臉,邊在湖畔流著眼淚寫下要給他的遺書,遺書中描述一直以來他做的事情,還有希望他以後不要再對別的女生這樣的交代,最後寫著我即將於湖邊自盡,如果自盡前還可以看到他,或許我會轉變自盡念頭......等語,寫畢,我便前往華齋(宿舍)將遺書和藥物袋請他室友傳給他(他的床位在比較裡面),看見他打開讀信,我才轉身離去。
回到湖邊,午夜十二點之際,我並沒有看見他的人影,我把身上所有的安眠藥伴隨其它藥物一併吞下,一開始的一個小時內,身上並無反應,讓我瞬間以為藥物過期沒效了,正當我這麼想著,眼前的成功湖面便越來越模糊,模糊到我也忘了自己是怎麼閉上眼睛。

2013.05.26 我醒來了,發現自己躺在家裡。我本以為這是在地獄盡頭或天堂末端看見的景象,但站起來環顧四周,發現我其實還活著,但前一晚吞藥之後的事情,卻記的不怎麼清楚。
後來,我聽家人的轉述才知道,原來學校的駐警隊半夜三點巡邏時發現我躺在湖邊,就緊急把我送去醫院,聽說一旁還有其它社團的人看見。至於25號整天,我都躺在醫院,聽說我中午左右就醒了,但喃喃幾聲後又昏過去,整個下午聽說我醒來很多次,每次醒來都說要找XXX(此故事男主角),說完人又昏厥,我邊聽著其它人描述這些,邊感到不可思議,因為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有種記憶斷裂的感覺,後來上網查,聽說大量安眠藥會有使人失憶的症狀,當我看到這段描述,忽然間,我很希望安眠藥也可以把跟這個人相關的所有苦痛經歷都從腦海刪除,這樣我也許可以好過那麼一點。
當天,我回到學校,聽其它人說教官室有不斷打電話給他,但打了一整天他都不接。
但以之前他做的事情而言,這種逃避的動作,卻好像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2013.05.29 有許多男生告訴我,男生的痛苦都是埋在心裡,往往不會顯現出來,但若真要知道,還是能從他的行為窺知一二。這天,我聽到其它人告訴我,他這幾天仍一如往常正常去社團玩,一樣正常地顧著校狗,行為看不出有異端,而且這天他也跟社團的人一起去中央聽演講,若非知情,不然很難想像他前幾天還明知前女友要自殺卻置她於不顧,眼睜睜看著對方去死,或是隔天還躲教官室電話躲一整天。

2013.06.01 離上次自盡事隔一週,我聽聞母親偕同其它同學約他見面。聽其它人說,他一見到我媽,便露出哽咽但又有些激憤腦羞成怒的語氣說
「是她自己要去自殺的,關我什麼事?」「都已經分了,不然要怎麼樣?」 他說,他把遺書和藥袋都撕了,而且也全部丟掉,聽來就像想隱藏什麼,想表達會掩埋證據本來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好像把遺書撕了,世界上就不會有人知道他曾經做過什麼事。
至於談論到我因為他吃了XX藥,留了很多很多血,甚至可能不孕的事,他的反應是
「這些事有那麼嚴重嗎?」
「我還只是學生,我又負不起什麼責任」
「我感情受傷也很大啊,這是我的初戀耶」

原來,對男生來說,只要開心射完爽完就好,事後只要說句「我又負不起什麼責任」就好了。原來,你的感情受傷,遠比你讓一個人墮胎的傷害來的重要。
至於那些交往時候付出的錢,他則更理直氣壯地說了「我又沒工作,為什麼交往的時候我要出錢?」

2013.06 剩下時間的某天 在家人與他談過之後,我聽聞我母親有打電話給他媽媽,說了自殺的事,還有他兒子欠錢的事。我只知道,他媽媽一樣處於好像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的驚訝裡,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是,她媽媽很激動地說「我一定會叫教官好好保護我兒子的」。

2013.06 至今 臉上的傷至今仍會隱隱作痛,醫生說這條疤痕是怎麼也去不掉了,也說了好在我不是藝人,不然這一定要動刀才能讓它看起來不明顯。
這段我信以為真的校園愛情,在臉上化成了一條深深的疤,即便過了半年仍會每天作痛,醫生說因為當初傷口太深,都殃及性命,本來就不會那麼快好;當初摔碎的兩顆牙齒,雖然勉強補上了,每天也會不時感受到牙根處帶來疼痛感,至於,那些曾為了流掉體內已經有了的血軀,邊忍痛抽搐流著血昏死好幾回的痛楚,每一次的經驗仍歷歷在目,那些藥雖然網路上的資料顯示可能會造成不孕或其它症狀,但至今,即便生理期在那之後 過著一個月來三次或過一個多月才來的情況,我也沒有力氣去醫院檢查看是否有任何後遺症,彷彿仍是昨日之事。從他身上,對於男生,我受益匪淺。
我瞭解到最大的一件事,承諾是用說的,但也只是「用說的」。
他告訴我,男生對女生的承諾,本來就是用說的。聽起來重點就像是「我說的出來」,「有沒有做到就是另一回事」、「做的和說的本來就會不一樣」。是的,只是說說而已,誰不會。只可惜我無法說出我做不到的事。
很多人叫我應該要放開,讓自己過更好,但我不懂的是,為什麼女生碰到這樣的事情,永遠都是「女生要懂得放下」,不是「男生應該負起責任」? 這段時間,當然我還是聽其它同學說過男生也許很痛苦,但是,在這個人身上,真的是這樣嗎?
暑假的兩個月,我看見他依舊和其它社團同學出遊,有新月沙灘,也有我帶他去他生命裡第一次到過的淡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他為了做紀念,特別寄了淡水的明信片回家,每次只要有人告訴我男生也許有歉疚,但一提及他依舊的談笑風生和每次都在別人面前掛在臉上的無辜表情,我不知道到底哪裡有歉疚。
他讓我深刻瞭解,一個人的外表和真實樣貌的差距可以是天壤之別。
每每回想認識之初,當他露出無辜的眼神,或是老實中肯的臉龐,都會覺得只是可愛無害的小動物,當初女生之間都因此對他少了很多防備心,覺得可能並不是每個男生跟女生靠很近時都會想色色的事,直到和他在一起之後,談起之前和其它女生一起相處時候的情景,他告訴我
「能被幾個女生圍繞,哪有男生不爽的,就算只是被當小動物小寵物或小朋友,還是會很爽啊! 因為又不是每個男生都有這種條件能讓女生願意親近,這就是像小動物的好處啊!」
「跟那些宅宅比起來,我一定會比他們容易追到女生的啊,只是我要不要的問題而已。」
還有在一起前,他的拍胸脯跟給的好多好多承諾,好像很努力想表現的樣子,這樣的光景讓我相信了這些承諾,以為這個人會真心對我好,會像他說的一般努力守護保護我,而對後續的真面目不知所措與害怕。所以,當我看到他繼續用像從前一樣的方式面對其它人時,很想用廣播器大聲說出他的真面目,但我深信一定沒有幾個人會相信,理由一定都是「他看起來很中肯老實呀,不像是會做這些事的人」。
不過,這是當然,因為如果他看起來就像是前面故事裡的男主角,我當初又怎麼可能會跟他在一起,一次又一次相信他的許多「保證」和「一定」,讓自己陷入這麼多境遇,讓我的身軀殘敗不堪呢?
很多人告訴我,「就讓他去殘害其它人吧!」 「反正這種人會有報應的!」等等碰到這樣的事,很多男生都會說「分了就分了,為什麼還要糾纏不清?」可是,這樣的事情,身體上的這些傷害,如果男生可以一點都不用負責,繼續找下一個女朋友,那麼,女生到底算什麼? 在一起後理應奉獻一切,男生想碰哪摸哪,想怎麼樣,都是正常的嗎? 有人說女生有權利說不,我說過不,那然後呢? 結果就是他不顧一切不管你願不願意地做了很多事,先是向我的家人說「那都是交往之後才發生的呀」 所以男女交往時,女生就應該滿足男生所有生理上的需 求,即便沒經過女生的同意?
等真的要面對法律時,再來說「我如果想怎樣,早就怎樣了,怎麼可能那次就忽然對你怎麼樣,所以這都是你願意的啊!」
這一年來聽了很多人的經驗,發現這樣的說詞,好像是許多男生無往不利的利器? 就連進過法院的案件,很多法官檢察官也都如是說,看起來千錯萬錯都會是女生的錯。
有些人說或許我該把這些故事寫下來,當然也有人問我,如果寫出來,就不怕他對你怎麼樣嗎?
如果,在對我做過這麼多事,傷害我以及我的家人之後,還要用法律才能證明他自己的清白,我一點都不害怕,自從從地獄走了兩次回來之後,我看著他如何繼續做著一件又一件醜陋的事,不管是與金錢有關的,還是不斷推卸責任告訴其它人我出事與他無關的態度,在我這兩次出院的一個月內,歷歷顯示在我眼前,他讓我瞭解到,
原來男生可以邊說「我喜歡你」,邊說「我是跟你在一起才會花這些錢的,請把錢還我」; 原來一個人可以在把一個女生弄到快死之後幾天,跟其它人快快樂樂去抓校狗; 在我出院之後,我也見到他邊跟我說:「我只要想到你的情況就很難過」,邊告訴其它人:「我什麼都不知道,不關我的事」。
所以,就算全世界都站在他那邊,只剩我一個人,我還是會寫下這些慘痛的經驗和深刻的故事。
這一年來的許多事情,讓對感情懵懂的我瞭解了非常多,就好像過去十幾年我一直都活在無憂無慮天真單純的世界裡,認為男生給的承諾是不會騙人的,給出斬釘截鐵的承諾,就會對自己的感情負責。
最後一次地,我把過去一字字刻下來化成文字寫在這裡。如果你對這篇故事有很多更想知道的地方,可以寄站內信,說明你的來意,我會盡量將你感到疑惑的地方原汁原味呈現讓你如入其境。最後,希望每個男生都能善待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女生。
這段經驗告訴我,有些時候,對男生來說就是體驗一下愛情,談談戀愛,交交女朋友,提升自己的經驗值,但對女生來說,卻可能會是一輩子留在身上帶不走的傷害,因為還是很多女生都會希望或深信自己是對方的最後一個女朋友,才會有後來的那麼多傷痛。
走過湖畔,夜晚的湖面仍照映黃昏的餘暉,就像許多記憶仍在刻在心上,隨水紋飄散在心裡蕩漾。這一年來我看清了很多,也在一次次的事件中,看見身邊真正關心自己的人。
我不會再放棄現在,以求來生。在受過這麼多傷之後,如果下輩子能夠當人,能夠選擇當男生或女生,我還是會選擇當女生,在我遇過這麼多美好又善良的妳們之後。很感謝一直希望用溫暖友情化解我身上和心裡這些傷痕的妳們,讓我瞭解到,即便要承受很多苦痛,很多事情卻是只有身為女生才能體會的美好。
真心,感激,不盡。

快速懶人包

主角:
男方(以下簡稱YA哥)
女方(以下簡稱小清)
2012 6月 YA哥告白 小清被甜言蜜語打動 進而交往
2012 7月 YA哥趁小清睡著毛手毛腳 小清覺得不舒服拒絕 YA表示不再犯
過幾天小清生理期來 YA哥照樣硬上 被反抗作罷
YA語錄:
男生看到女生那個樣子,本來就會忍不住嘛,而且,
男生本來就是這樣啊、下半身不行還有上半身呀、
你逃不走的,還是不要再抗拒吧
2012 7月中 小清為了YA哥沒做事跟兩人吵架 之後YA哥找小清玩 並說已與兩人談過
遊玩中間發生性關係(被硬上)
回程YA哥坦承說謊 之後雖然又「保證」 但小清開始認為他信用破產
幾天後YA哥向小清討電影錢,原因是他不想看
YA語錄:
我本來就還很年輕啊,本來就還有很多學習的機會,現在
會犯錯也是正常的嘛、
那電影是你自己想看的呀,又不是我想看的,本來錢就應該給我
2012 7月下 小清與YA哥提分手 歷時22天
2012 11月前 YA哥有接很多事情 同時又學機車 於是都草草了事 順便吸收經費
YA語錄:我會做啦,之前沒做又不代表之後不會做
2012 暑假 YA哥硬是要幫小清運貴重紀念品,隔天摔車 東西破爛
詢問後表示是對方撞 不是他的問題
後來才坦承騎車時胡思亂想被撞 小清生氣 還被YA哥義正詞嚴嗆聲
YA語錄:之前不弄又不代表現在不會認真弄!、我還很年輕
2012 開學 YA哥一直以小清名義借大筆錢,催討都由小清處理
小清墮胎、開始有憂鬱症 期間發生桌遊事件 詳情看上方連結
2012 11月 這段期間小清疏遠他 試著讓自己好起來 偶爾的問候還是看得出YA男很廢
~隔年 2月
YA語錄:工科系本來就很好畢業,都只是要唸不唸的問題,反正唸了也不代表
要畢業、反正男生本來就那樣啊,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有得到就是
賺到了、那些錢妳什麼時候要給我?
2013 2月 清媽得知YA哥與小清發生關係、
詢問後不知道說了什麼(有提到出去玩都他出錢、有帶套) 清媽哭到假性失明
小清事後談到懷孕 YA哥完全推卸責任
YA語錄:我是說了很多承諾,但做的本來就會跟說的不一樣呀、是妳自己不給
我機會,又不是我的錯、是妳說要分手,是我被拋棄耶
2013 3月 小清與YA哥談判 談到最後出車禍 (過程小清選擇不寫)
小清被路人救起 YA哥疑似逃逸
車禍導致小清留下永久性疤痕
隔幾周YA哥來關切 小清與老師有約 手機不慎掉落
YA哥說要找 卻講完就跑了 最後是老師幫忙撿的
日後小清看到YA哥 老神在在 談笑風生 覺得很噁心
2013 4、5月 小清與清媽去拜訪YA家 發現YA家也是奇葩
YA家表示我家兒子很乖一定是妳不慎導致的
YA家語錄:男生本來就那樣啊,看到女生那樣本來就會忍不住
當初我跟他爸爸共處一室的時候,他爸也是...
你不能總一直想著你女兒,你也要想想我兒子啊
反正妳人還活著,要求合理的話我們再來賠
2013 5、6月 小清寫好遺書給YA哥 吞藥自殺(被救活) YA哥完全裝死 還把遺書撕毀
YA語錄:是她自己要去自殺的,關我什麼事?、這些事有那麼嚴重嗎?
我還只是學生,我又負不起什麼責任
我感情受傷也很大啊,這是我的初戀耶
我又沒在工作,為什麼交往時候我要出錢?
YA家語錄:我一定會叫教官好好保護我兒子的
至今 小清療傷+釋懷 於10/13PO文 分享這段歷程
清大男
清大男毀了女一生
清大男人露搜索圖

















▲ PO主的悲慘遭遇得到廣大鄉民的同情,同時也點燃 了鄉民們的怒火,不久文中的男生就被「人肉」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