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斷案件、毋枉毋縱,韓國古代政風單位的調查官員

(發佈時間:2017-04-10 14:07:10)

儘管私家偵探是比較近代才開始有的產物,但是推理、辦案並不是某個年代或國家的專利。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刑、民兩種類型的爭議。誰來處理這樣的問題呢?法治薄弱的地方,可能是靠人多勢眾,運用最原始的暴力,仗勢欺人。有些講求倫理道德的地方可能是以耆老、地方長輩幫忙。但這些終究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法庭審理,成為古代問題紛爭的重要方式。所以可以看到許多中國古代的公案小說,主角都是審慎明斷的官員。負責民間的各大案件。
而在韓國的18世紀,也同樣出了一位幹練的官員,名喚「丁若鏞」(1762-1836),也自稱丁茶山,不少人介紹丁若鏞都會從「思想家」、「文學家」切入,但可不要忘了,他如果沒有辦法解決百姓的問題,可稱不上甚麼好官員!!
除此之外,他當過「京畿暗行御史」,這帥氣的職務就如同今天的政風單位,要去糾舉素行不良、魚肉鄉民的官員。換言之,他也必須周旋在各勢力之間,調查出真相。
在辦案部分,丁若鏞於《欽欽新書》中寫道:「欽欽者何也?人命之獄,治者或寡,本之以經史,佐之以批議,證之以公案,咸有商訂,以授獄理,翼其無冤枉,鏞之志也。」顯示他重視審案、毋枉毋縱的態度,而對於涉及人命的案件更是仔細。史書上對於其辦案的內容沒有太多的記載,不過以其受百姓愛戴、以及被貪官排擠的狀況來看,應該是很重視百姓需求、審理案件非常鐵面無私的人呢!!!
丁若鏞

螢幕上的神探定位,丁若鏞變身成名偵探

不過,這位有著親民作風、講求實學的學者,深受韓國民眾歡迎,所以不斷有相關影視作品產生,而其審慎的辦案風格也讓後人有許多「加筆」的空間。所以不少戲劇都以「神探」的定位來敘述丁若鏞,一方面是模仿美劇,一方面也填補韓國當時的刑案推理空缺。
而之後韓國陸續推出一些古代官員的偵探作品,如《朝鮮名偵探:烈女門秘辛》,裏頭的金鎮就是以丁若鏞做範本。可見這位官員不但沒有隨著時間被人們遺忘,反而從他身上發掘更多的「可能性」。被稱作是韓國的名偵探可是實至名歸呢!!喜歡韓劇或韓影的朋友,立達徵信社也推薦大家去看看關於丁若鏞的作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