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徵信社>
  2. 南迴鐵路搞軌案
  3. >
  4. 蘇建和案

吳銘漢夫婦命案,有缺陷的偵查過程


蘇建和案

一起20多年的案件,謎團多到無法想像的程度。究竟是結夥強盜殺人、還是強暴殺人?調查單位有沒有非法逼供?讓辦理的警方跟法官壓力也大到無以復加的程度。還有法官擔心判決誤判,刑前一天找犯人王文孝聊天,王倒是一派悠閒地表示他們三人都是罪有應得。也讓這起「蘇建和案」絕對足以被列入「台灣懸案」系列。
蘇建和案又被稱作「吳銘漢夫婦命案」,1991年,吳銘漢、葉盈蘭夫婦家中被人入侵洗劫,被睡夢中殺害,但女方有沒有被性侵,則涉及勘驗的疏失,所以不得而知,這起案件本身的「證據」勘驗就是一大問題,可以確定的就是血指紋跟一些毛髮,血指紋為當時的現役軍人王文孝,但是證據又顯示79刀不像一人所為。因此在接下來的偵辦中找到其他共犯。也就是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自此展開那五里霧中的偵查。
蘇建和案困難的原因之一,在於血手印的當事人-王文孝,因當時還有軍法的關係,被速審速決,隔年就被槍決。死前還是堅持蘇三人有涉案。換言之,想要互相對質的重要人物已被槍決,再無資訊可以透露。
此外,刑求、證據自白的取得過程,都呈現了相當大的缺陷,稍具刑法、刑事訴訟法概念的朋友應該都能了解「毒樹果理論」,但同時也不要忘了…犯人受到律師指點,是可能「翻供」,或是改變說法已符合律師指點的方向。所以愈後面的說詞愈容易受干擾,此外,人的記憶會隨著時間改變,自然也會有記錯、遺忘的情況。
到了2017年的現今,21年的訴訟生涯,早已讓當事三人步入中年,儘管刑事賠償金每人可以拿到2000多萬,但那錢也是人民的納稅錢。如果不是他們,那這20多年的風風雨雨也太熬人了。但如果真是他們,豈不是讓被害人含冤而終?也不得而知了….真相,也許也永遠不得而知了….

蘇建和案

國際鑑識大師的證言,逆轉裁判

蘇建和案的「反轉」,跟國際鑑識大師李昌鈺有著不小的關聯。李昌鈺認為「刀傷數目」跟「犯案人數」未必然有絕對關聯,畢竟他的經驗中,有單人就砍了對方兩百多刀、也有兩人犯案總共只有2~3刀的情況。而衡量血跡、死者衣物,血鞋印、以及特別的刀傷顯示,很可能是單人犯案。不過李昌鈺也在語氣中有所保留,多次以「可能」做說明。但這樣的說明顯然有其道理,自然也影響了法官的心證。
加上空間狹小如何四人手腳施展一齊行兇,都讓多人涉案的可能性愈來愈小。
其實,立達徵信社整理了這一系列「台灣懸案」,發現不少案件本身就已經夠複雜了,檢警方辦案的疏失,以及刑求上的問題,都讓案件的爭執變化多端。問題也常從「真相為何」變成「辦案是否有疑」,不管蘇三人是否涉案,真正的犯人只有王文孝嗎?如果只有他,為什麼他會說那三人罪有應得呢?如果有一人以上作案,那除了王文孝又還有誰呢?隨著這起案件塵埃落定,似乎還有許許多多的疑問,但也無從得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