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達專業徵信

太陽花學運的本質與預後

在開始這篇文章之前,請朋友您先看看下方的這張圖片,請告訴我上下兩條鰭狀物哪一條較長-似乎下面那條明顯較長,這是我們眼睛傳達給我們的訊息,於是我們心裡會浮現出答案並深信不疑.或許很多人知道這張圖,著名的(Muller-Lyero)錯覺.只要拿尺量一下,就很容易確認他們其實同長-然而即使你測量過了,當別人問你相同的答案,你會回答一樣長,但你仍難阻止心裡頭給你的訊號.

在請聽聽另一個心理測驗的例子,兩隊人打籃球,一隊白衣,一隊黑衣,請受測者在看球賽影片時,數白衣的人傳了幾次球,別管黑衣一方做了甚麼.這是需要高度注意力的任務,球賽進行一半時,穿著大猩猩衣服的女生出現,拍打胸部,整整九秒的時間橫越球場,好幾千人看過此影片,但有一半以上的人沒注意到任何不尋常的地方,尤其是請受試者別注意另一隊人的要求-造成了《看不見大猩猩》現象。最有趣的是,沒注意到大猩猩的人,一開始都很確定大猩猩不曾出現-這研究顯示了我們心智的兩件重要事實-"我們其實可能對顯而易見的事情視而不見,而且我們看不見自己的看不見."

這周以來,我偶爾發了些東西諷刺此次學運,但如今想抒發內心真正的想法.當然在寫這篇文章前,我也親自去了立院周遭兩趟用肉眼看看這次的運動,我的親妹妹以及一些朋友也很大的程度參與了這活動,整場學運的知識與資訊我應該吸收得算相對完整.

1.首先,請反對此次學運的人別再說這些學生是被民進黨或綠營利用-我相信大多數參與的學生是關心這社會與熱愛這國家的年輕人,當然也有少數人只是跟風藉此運動來展現自己"我今天愛國哦",也沒人能否認綠營確實想藉此運動提高自己年底在史上最大一場政黨對決-七合一選舉中的政治資本...然而,我們仍必須肯定大部分學生都是因熱愛、關心這國家社稷而參與此次活動.一昧的往這些學生身上貼標籤,只是錯過了理解他們的機會與將他們越推越遠.(領導群的身分問題,那並非重點,我們關注的是大部分的參與者)

2.其次,我更相信這些學生之中大部分人會是未來二十年台灣社會的中流砥柱,其中不乏許多名校的學生,他們在此次運動中淬練自己的心智,更汲取了許多新的能量.不論你是否願意,除非你離開台灣,這些學生都將深深地影響接下來台灣未來發展的二十年...並與你的生活息息相關.

3.至今為止的活動中,我們能看到這一代年輕人迅速吸收資訊以及快速學習的能力.並且許多學生能善用身邊的工具、網路、資源來傳達他們的理念以及持續進行此一活動的熱度。這絕對是令人振奮的技能,期盼這代年輕人能繼續發揮此一優勢在未來國際的競爭中-善用身邊的每個機會與資源。

4.同時你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將此活動規劃的井井有條,透過了四大民運團體的分工,整個活動至今以來相當的穩健與平和(除了行政院的那天).另雖現場動線規劃上有些小瑕疵,但瑕不掩瑜,截至今日,這是場成功且平和的大型活動.所以也請別再稱呼他們為暴民,更應該佩服這些年輕朋友各階層所展現的能力與能量.

自第一天開始,我與幾個朋友幾乎不斷的關注所有消息與任何動態、不論是ptt上的、FB上的、新聞上的、或是現場朋友傳來的消息,也常常看到不得不配幾瓶啤酒才能稍微入睡,然後又很快地醒來想關注接下來的狀況.這篇文章裡面我不會提到服貿的利弊,我會以另一篇文章來陳述關於服貿的利弊(即使已經許多人發過所謂的文章與懶人包,但最終仍是各持立場,無論裝的再中肯).於是以下是我看到並且擔憂的現象.

1.對訊息的囫圇吞棗-從第一天開始,ptt和FB上面就充斥著許多假消息與錯誤的資訊,例如警方將在幾點攻堅、例如某人作夢又夢到了甚麼(他們認為藉由做夢來陳述一件事情可以擺脫法律責任)、例如服貿將開放大量對岸勞工來搶飯碗...云云,社群網站的發達,讓人可以快速地接受資訊,這一代年輕人在此一環境下長大,也練就了這身本領;但就反面上來看,也養成了許多年輕人對於資訊的囫圇吞棗以及失去實事求是的精神,許多一看就知道是假消息或是似是而非的言論,只要符合當下這些年輕朋友的心境或立場,馬上就被吸收並轉化為各種情緒釋放出來...於是我們可以形容這個新世代是個感性且敏感的世代,但理性與嚴謹邏輯思考的能力卻少見於大部分的年輕朋友中(並非全部,我得強調-絕非全部).例如頭幾天時,許多人寫了幻想的警方攻堅文,即使前後矛盾,也能造成大部份人的警張與譁然,沒人注意到裡面資訊中的不合理之處;又例如頭幾天時,充斥著服貿會讓許多對岸勞工來台搶飯碗的說法,即使後來以被證實是錯誤說法,但此一印象相信已經深植在很多學生的腦海中...諸如此類的錯誤資訊,躲在爆炸的大量資訊中,影響著這群未來之星的認知.恐怖的是大部分這代年輕人並沒有經過嚴謹地批判性思維的訓練.(當然,除非去參加某些課程,這是需要自主練習與經驗累積的)

2.對事物的二分法與群體暴力-這兩件事情得放在一起講,舉例來說,相信許多朋友都面臨過這質疑:"你沒去立法院?你關心的話應該要去啊!你是不是不關心這社會?"當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都這樣跟你講的時候,很容易就形成沉默螺旋(The Spiral of Silence),許多人的聲音被埋沒,而不敢說出自己的真話,另外我們可以在觀察PTT上與FB上的這段期間現象,在大多數的時間,只要你提出不同於大多數人的想法,那你就有可能被批鬥成689(意指當年投票給馬總統的人泛藍民眾);只要你提出對此一活動的質疑,馬上可能會被批鬥成"分化"、"國民黨黨工"(確實其中有少數的國民黨黨工)...於是,產生了令人驚訝的現象,這個普遍受高等教育世代的年輕人,大部分竟然都輕易地陷入非A即B的思維裡.也讓這次理應有很大正面意義的學運,在另一方面變成了一把刀,再次切割了台灣兩千三百萬同胞的連結-只要你不支持...你就可能是...你就不愛國...

提個例子-大約在上周四晚間,有一群人在林森南路八巷,提出了他們對此次學運的不同看法,他們認為縱容警察換班是不安全的,於是主張激進的不讓警察換班,姑且不論他們做法是否正確,但他們的主張其來有自,我們可以看到現場糾察隊員的耐心;但同時我們也無奈地看到立即在網路上網民們開始肉搜這些人的底細,並直接武斷地說他們是黨工,於是開始從國民黨青年團中找相似的面孔,並在還未確認的情況下,前往國民黨青年團團長的臉書上大肆謾罵(所幸隔日這位團長表示不會提告),過了一段時間後他們發現,原來這些激進派的人是第一批攻入立院的人,然而仍有許多人批鬥這些第一群替他們"立功"的人,並在臉書上持續留下難聽的字眼...我可以篤定的說,此一類似的作法,是讓在周日晚間有批激進派號召前往行政院的原因之一.

再舉個例子,第一天晚上那個喝酒的光頭照片相信許多人都看過,也變成反對這次事件的人的箭靶之一,在當晚,喝酒的照片一開始傳出時,在PTT上面可說是褒貶參半,然而在隨後警方第一次試圖攻堅時,此一光頭男子的身先士卒並且努力的照片被傳出後,PTT上面開始一面倒的盛讚他是"戰神"、"勇士"、"喝酒是為了戰鬥,那些酸的人算甚麼",然而隔天媒體以此作文章時,並這位光頭男子(對不起,實在沒記此一人士名字,只能以此稱呼)酒駕移送時,此時PTT上面的輿論又開始一面倒的批鬥"老鼠屎"、"別來亂"...輿論風向變化之快、切割之血腥,令人瞠目結舌,而充斥其中的群體暴力,更是令人擔憂.

另外,只要有報導過這次活動中負面消息的,全部被列為洗腦的媒體跟敵人,並且形成對媒體的仇視與偏見,其中最首當其衝的莫過於中天,然而,誠如我一位立院記者朋友FB上所描述的:"新聞自由的價值,在於無論媒體報導內容為何,至少他有公平採訪的機會,報導的角度、內容偏頗,有其他管道可反應,但目前會限制特定媒體不得採訪的國家,就是各位台灣公民口中的萬惡中國啊!"

3.鄉愿與天真:在攻佔立院之後,這學運的領導階層將此一行動定調為"和平、理性",姑且我們先不論攻佔立院這一行為跟這一定調之間是否有些弔詭,但這畢竟成了他們的訴求,於是出現了很多奇怪的景象.

最顯而易見的是整個場合一如園遊會般歌舞昇平,許多有創意的海報貼滿每個可以貼的地方,學生們大部分都非常的彬彬有禮.警察換班會跟他們說"辛苦、謝謝",並且在PTT上面塑造"警察是我們是戰友"的氛圍,然而當衝突一爆發,在警察鎮壓前許多學生的辱罵、挑釁警員與一些脫序行為對比之前的彬彬有禮,讓人看了害怕...在他們所謂的"血腥鎮壓"後,批鬥警察的言論更是不遺餘力...我不知用偽善來形容這些前後不一的現象是否太過,但我想繼續舉些例子.

記者媒體,相信是不論任何社會運動都對其是又愛又恨...然而此次對媒體標籤的貼貼撕撕,以及對媒體記者朋友的仇恨煽動,恐怕是有史以來最強烈的一次.在一開始頭兩天媒體篇幅不大時,年輕人質疑是國家機器在壓新聞;當媒體報導其中一些脫序行為時,馬上被定調為"統媒"、"殘害國家民主的打手";當媒體報導此活動正面新聞時,馬上又被捧的老高,即使此一媒體之前被他們貼過"統媒"標籤.另外許多仇視與醜化媒體記者的"故事"也此起彼落的出來.

有位記者朋友描述了件有趣的事情,某日深夜他在繼續實況紀錄採訪,前面的幾個年輕學生非常有禮貌的說:"謝謝、辛苦了",讓他相當窩心,稍晚,有人癲癇發作被抬了出來,即使此一記者已經離醫療通道數公尺遠,仍被剛剛的年輕學生檔住攝影機大聲的說:"不要拍、不准拍、這沒甚麼好拍的。"當然此一插曲也造成了一點小小衝突,但這些學生一方面自認做出彬彬有禮的行為,一方面又自詡可以替媒體決定"哪些可以拍、哪些不該拍",並用言語、身體阻擋,我不知該怎麼形容這樣的行為.

當然也別提他們徵求物資時所開列的清單許多讓人驚訝,包括前幾天我所提過的,他們要DYSON吸塵器三~四台,姑且不論他們要DYSON的那理由是否正確,但一次要三到四台著實令人無法理解...有如許願池一般...

當我去了立院兩次,很認真地看看這些國家未來棟樑的每張面孔...我其實很羨慕這些學生與年輕人、包括我的親妹妹也在其中,因為他們的臉上仍能保有天真-天真地認為只要對警察有禮貌,之後警察在驅離時就應該倒戈、天真地認為整場活動沒有任何政治利益揪葛只有理念、天真地看待服貿協議的好與壞、天真地認為這樣像園遊會式的活動就叫做"學運"、甚至是"革命",天真地認為革命是不用流血的,於是在他們違法佔領行政院數次舉牌勸導卻不肯離開,而被驅離與所謂"血腥鎮壓"時,才會如此的憤恨不平.然而即使他們說著我們中華民國"民主已死",他們仍能罵馬英九幹你娘,仍能在街上貼著各種海報,仍能在各個場合說自己想說的話...

然而天真是失敗的必然前奏.我也天真過,失敗過,我懂.

還有許多天真與偽善的地方,不在一一細數.

更遑論許多在社團上的討拍文,說著家人的反對而他是怎樣義無反顧,然後大家會非常熱心的鼓勵他(有沒有類似某些直銷的場合).我想說的是,內心堅信的理念,不需要被認同才去執行;不需要討拍;更要貫徹到底;最重要的是要有覺悟.當你沒有了這些,請不要說自己在"革命".因為我們還不夠格.

----------------------------------------------------------------------------------------------------------------------------
這次的學運最大的收穫,我想可能是在一定程度上阻止或延緩了馬政府以及未來政府親共的速度,不能否認的是在以前台灣人會提著皮箱世界到處做生意,然而這二十年來台灣人大部分只懂得去大陸經商,馬政府在低靡的民調之下,只能抱著對岸大腿來企求施捨,卻忽略了在快速親共之下人民心裡所產生的不安、卻又挾持著國會最大黨的優勢蠻幹,經濟卻又不見好轉之下,民眾往往只能以"小確幸"來自我安慰自己.

這場學運反應了年輕人對現狀的不滿、恐懼、不安與對未來的迷惘,這絕不該是一個政府該帶給年輕人的.然而許多人對中共抱著天真的期望(包括我過往所支持的某政黨),與這些天真的學生其實也沒兩樣,共匪仍就是共匪,最終目的仍是想吞併我們完成所謂的"統一大業",我們中華民國身為華人世界的最後民主堡壘,實不該對對岸抱著太高的期望,必須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絕不要把對岸的"讓利"當作經濟的唯一解藥,而忽視其後的副作用.

這仍是場成功的學運,讓更多年輕人親身參與政治,並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可以做些甚麼、改變什麼,政治不再遙不可及,我相信若未來仍以"中華民國"史觀為主,這場活動是該被肯定的.

但也請學生與年輕朋友們反思,我們都知道對岸的飛彈仍對準我們,對岸仍企圖完成統一,在對岸總體經濟、國防、國際地位都明顯優於我們的情況下,對岸害怕我們什麼?我們能有甚麼武器來對抗對岸的蠶食鯨吞?

對岸最害怕"中華民國",他們最害怕的就是"中華民國"與我們手中的國旗,因為那象徵的華人世界無可取代的價值-民主自由跟背後所象徵的歷史意義.這數十年來,在媒體的塑造下,我們已經把象徵正統的"中國"二字,送給了對岸,中華民國的國格亦在藍綠政客的糟蹋下,被人忽視,但現在猶未晚也,只要這個新世代的年輕人可以重拾起捍衛中華民國的大旗,熱愛我們的國家與青天白日滿地紅,認真的去參與政治與關心所有議題,並在學習階段努力充實自己,時刻警惕對岸許多年輕人正在與我們競爭,不斷加強自己競爭力,並勇於創業創新、如果政治人物不好,那就選出更好的!如果沒有更好的!就自己站出來,讓自己足夠站出來!

也唯有透過我們對民主法治成熟度的不斷提升,進而促成對岸的民主化,並期待他們民智漸開的一天,我們才能漸漸獲得安全,並與對岸在同文同種的情形下正常且健康的交流,這是守護這塊我們深愛土地的不二法門-這條路其實並不會太遠,而對岸政權最害怕的也是這件事情.

只要我們能團結捍衛一個中心思想:"民主、自由的中華民國",並在這體制內革新求進步、團結一心...那麼我們就能無懼於未來的任何挑戰.

唉...寫到這裡,似乎天真的是我了,乾一杯,中華民國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