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徵信社>
  2. FBI犯罪剖繪

新興辦案手法,犯罪剖繪的來由


FBI犯罪剖繪

犯罪剖繪(Criminal Profiling,簡稱CP),對於台灣來說還是一個比較陌生的名詞。反而可能會問跟「跟犯罪側寫有沒有關係?兩者是一樣的嗎?」別急,接下來我們都會一一介紹。FBI、犯罪剖繪,以及國內的調查單位運用的情況。
犯罪剖繪嚴格來說是一項很新的技術,約在20世紀初才慢慢有這門技巧的建立。犯罪剖繪的源頭其實是取法自「心理學」,早期精神醫生、心理醫生的任務在於釐清犯人的精神狀況,因為犯人是否保持「清醒的神智」攸關著責任與刑度,以及之後要如何處置該位犯人。所以這時期不需要「側寫」,只要專心判斷犯人的神智狀況即可。
心理相關學科除了被動評估犯人狀況外,能不能進一步積極的描繪出還未揪出的犯人呢?這個疑問,直到一些案件終於有了實際運作的機會了。
1940~1956年的「紐約瘋狂炸彈客」同時也是犯罪側寫大顯神威的案件,精神病學家詹姆斯‧布魯塞爾做了一份炸彈客的犯罪側寫,包含:
1.受過良好教育
2.跟年長女性親人同居
3.工作跟個性都一絲不苟
4.嚴謹個性反映在穿著上,穿著雙排扣西裝
結果警方逮到的喬治‧麥卡斯奇…很神奇地跟犯罪側寫有著高比例的雷同,包含跟姊姊同居、被公司無預警裁員、未婚…以及雙排扣西裝。儘管也有專家認為證人提供的離職表才是真正破案的關鍵。但精神科醫生的側寫精準度之高,讓人開始注意起這項技術。
而犯罪側寫正式進入「犯罪剖繪」的階段,FBI的約翰‧艾德華‧道格拉斯(John E. Douglas)可說是代表人物,在他之前,FBI儘管有頻繁舉辦的講座、研習,但通常是「區塊分明」,沒有整合成一獨立的技巧。
之所以會有「犯罪剖繪」這門技巧,其實也跟約翰個人的興趣有關,身處行為分析小組的他對於連續殺人犯、大屠殺等犯人的心裡非常好奇。傳統的「動機」、「理性分析」似乎都沒有辦法徹底分析連續殺人犯的心理,更遑論推測出兇手的個性與行為。於是他在出外勤時,訪問各州的重案殺人犯。從他們犯案的動機、辦案心理作鉅細靡遺的訪問,並從中累積「犯罪剖繪」的技巧,幫助各州警方破案。而約翰身處的行為分析小組也因此受到注目。約翰也成為FBI第一名專職的側寫人員。

FBI犯罪剖繪

真有那麼神?犯罪剖繪還是充滿爭議

其實,「犯罪剖繪」一開始連FBI自己都不太相信,約翰辦公的地方還是陰暗的地下室,主管也不太相信約翰能搞出甚麼名堂。除此之外,地方的警察每一個都身經百戰,為什麼要相信一個學者不著邊際的說法呢?
換言之,約翰在犯罪剖繪技術累積的當下,是必須承受FBI官方、實際第一線警方,以及深入監獄訪談最兇惡犯人的壓力。
經過約翰不斷的努力。FBI不但承認了約翰的貢獻,同時讓他擔任第一位專職犯罪剖繪專員,也負責帶領新人學習這項還在摸索中的技術。
隨著犯罪剖繪這項技術的顯明,很多人對「犯罪剖繪」也有了一些奇怪的想像。就像電視節目上的「側寫師」,光是聽一些案情報告就能精準不差的分析出兇手的個性…問題是真的嗎?
針對這點,其實約翰也表示「犯罪剖繪並沒有那麼神奇」,誠如FBI其他單位的努力,犯罪剖繪並沒有無邊無際的「妄想」,而是基於扎實的資料蒐集與評估,約翰表示他每次訪問時都會做足功課,不單要找出犯人的特性,甚至也要避免犯人信口開河。要知道每位連續殺人犯或許個性乖戾,但絕不是笨蛋,如果他知道調查者沒做好功課,絕對會用假的理由搪塞。為了確保能挖出真實資訊。犯罪剖繪員絕對不能大意。
也因為約翰的努力,現在「犯罪剖繪」已經成為FBI的一項招牌技術。愈來愈多執法者開始學習這項技術。但是…犯罪剖繪的效力是否足以說服法官、或是犯罪剖繪算不算一種「科學檢驗」,依舊還是有高度爭議的話題。
而對於想要學習者,FBI是犯罪剖繪學習最理想的機構,有著對此項技術最熟練地運用者,以及最豐富的資料。但如果是身處台灣,恐怕就只能經由各種文獻資料來摸索了,台灣連警方都很少運用這項技術,當然更遑論徵信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