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徵信社>
  2. FBI犯罪剖繪
  3. >
  4. 犯罪剖繪效果

窮則變,FBI的新辦案技巧


犯罪剖繪效果

任何一門技術,都有適用的範圍跟時機,縱有屠龍美技,但如果拿來殺雞,或許有搔不到癢處之感。犯罪剖繪亦然,不少人會以犯罪剖繪是否具備「證據能力」非難該技術,某種程度其實都誤解了犯罪剖繪適用時機與功能。犯罪剖繪效果到底要放在甚麼樣的脈絡才會彰顯呢?立達徵信社,以下為大家介紹。
探其核心,犯罪剖繪一開始就是為了瞭解「動機」的技術,傳統犯罪不是為情、尋仇,就是謀財,大體不超過上述三個範疇,其他臨時起意或心神喪失者終究是少數。
但是…現代社會更加複雜,以前太太死了找丈夫幾乎就破案7成,但現在可沒那麼簡單。很多連續殺人犯的動機並不直接,以三大傳統動機去套也幾乎對不上。警方對此也很頭痛。儘管不是每次辦案都從動機切入,但知道動機就可以知道更多犯人的資訊,也更有機會快速逮捕到案。
犯罪剖繪剛好能填補上述的這塊漏洞,犯罪剖繪效果包含:
1.可以藉由案發現場資料描繪出犯人的個性面貌,是怯弱型、還是想要報復社會。這些都可以藉由遺體擺放、是否侵犯遺體、以及凶器來做初步判斷。
2.區分出哪些是簽名表徵、那些是犯罪手法。如果找到前者也等於更接近犯人一步。
3.知道犯罪者的個性,也等於某種程度知道怎麼把對方釣出來。
4.而犯罪者的個性與弱點被掌握,某種程度也容易在偵訊時挖出真相。
上述四種都是犯罪剖繪最顯而易見的效果,歷經不斷的實戰訓練,全美已經有不少地方警察受惠於這招。目前看下來應該算得上「效果斐然」了呢!!

犯罪剖繪效果

扎實的事前準備,犯罪剖繪訪談是關鍵

犯罪剖繪的資料蒐集過程非常重要,甚至很多底層概念的建立都是架構於跟這些連續殺人犯的訪談。但是犯人本身也會隱瞞、合理化行徑、甚至說謊,如何克服實際上的問題就顯得非常重要。
依照資深犯罪剖繪師-約翰‧道格拉斯自有一套方式。他會在事前做好充足的功課,並依照犯人的類型調整談話尺度。有些比較聰明的殺人犯其實只要跟他們表明「我知道所有細節」,對方就會老實承認;但對於一些比較張狂的犯人,就必須改變策略,用一種比較嬉鬧,但實則是刻意如此的問話模式。以1966年理查‧史派克的案子為例,他在南芝加哥殺了八位護理學校的學生,在監獄中他也算不上模範,常常製造出許多問題。要訊問犯人也必須先擬定好策略。
道格拉斯用了一種特殊的手法-他跟輔導員就這樣一搭一唱的聊了起來,內容正是史派克的犯案內容。道格拉斯用所謂的黑話諷刺史派克獨佔了八位「美妹」,也因為這樣,他才能順利勾出史派克的證詞,並進而分析出無組織犯人,以及其重視男子氣概的一面(雖然是硬撐)。
這就是犯罪剖繪效果,事前深入了解已犯罪者,並幫助警方在案件進行中鎖定特定條件的目標,甚至有可能在事前遏止可能變成連續殺人犯的潛在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