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徵信社>
  2. FBI犯罪剖繪
  3. >
  4. 犯罪剖繪連續殺人犯

不只是側寫,犯罪剖繪高段運用法


犯罪剖繪連續殺人犯

犯罪剖繪本來就是針對愈來愈離奇的刑事案件而形成的技術,換言之雞毛蒜皮的小奸小惡,未必需要犯罪剖繪出馬 (不過這不代表不能用)。連續殺人犯、大屠殺兇手、無差別犯罪等異端兇手,要怎麼用犯罪剖繪分析呢?立達徵信社,以下為大家介紹。
犯罪剖繪不單單是犯罪後的「側寫」,犯罪前以及案件結束後都有許多工作要做。如FBI探員約翰‧道格拉斯會在事前訪問美洲各大重刑犯,了解連續殺人犯的心理、動機、成長背景,犯罪當下的想法。
而在案件結束後,這些資料也會擴充資料庫的數值,進一步提高犯罪剖繪的內涵。也能把這些窮凶惡極的犯人做系統性的區分。如最常見的組織型、無組織型犯人。再經由一步步分類測寫出犯人可能面貌。像是組織型犯人通常學歷或智慧比較高、無組織型者則普遍學歷較低,犯罪當下沒有考慮太多。
此外,遺體的對待也顯示犯人對受害者的態度,如果遺體臉被蓋住,表示犯人對受害者有愧疚,反之則顯示犯人針對特定理由的「發洩」。而光是這樣的發洩也能向下挖掘,他們可能是性能力不佳、生活沒有相對應的品質、人際對應差,沒有正常的社交…等。一個行為,透露出的是兇手整個社交圈與人際關係呢。
大部分的兇手如果時間允許,都會在現場故佈疑陣,但就是因為這些「故佈疑陣」,讓專業的剖繪員有更多資料可以判斷。可別小看專家呢!!

犯罪剖繪連續殺人犯

善用媒體力量,同樣是犯罪剖繪專業一環

犯罪剖繪不只是被動的「側寫」,巧妙運用媒體力量,也是專業剖繪員該具備的知識。
如果案件偵辦中,連續殺人犯的心理特質也剖繪出來了,接下來就要「見招猜招」。不少犯人其實會假裝跟警察友好,藉此得到重要資訊以判斷自己目前是否有危險。甚至會酗酒、作息顛倒、不修邊幅等情況。有些還會到死者的墳墓告解。如果是這類型的犯人,通常可以善用媒體,像是丟出一個消息「我們需要開棺驗屍」、「我們的辦案又有進一步的突破」,這樣的舉動更是會讓犯人坐立難安。這時候前往市集的酒吧常常能有所發現。
此外,在偵訊中犯罪剖繪也常有神效,像是把兇手犯罪的凶器(如石頭)刻意擺在犯人看得到的地方,如果是真兇,光是進門看到凶器就足以讓他魂不守舍,警方如果是內行人,談話中刻意帶到「我知道那塊石頭是幹嘛的」、「我們知道水在案件中是幹嘛的」,道格拉斯就靠著這招讓不少犯人乖乖吐露,順利破案!!
有了犯罪剖繪,連續殺人犯可要皮繃緊一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