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脫錢財、感情、仇恨的殺人,全台第一件隨機殺人案件

(發佈時間:2016-03-30 10:21:15)

之前鄭捷的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震驚台灣…無冤無仇就拿刀殺人,探究原因也不是深仇大恨,而是「想自殺,自己不敢下手」。其辣手殘忍,足以讓民眾聞之色變,為什麼這樣的「隨機殺人」在目前的台灣愈來愈多呢?是死刑的遲遲不敢執行,所以缺乏嚇阻力呢?還是社會的貧富不均跟缺乏關懷呢?不過立達徵信社要提醒大家,其實鄭捷案件並非台灣第一件隨機殺人,真正的台灣第一件殺人案,其實是2009年的黃富康隨機殺人事件(也被稱作黃富康無差別殺人事件)。以下,為大家介紹這起案件
這起案件相當的詭異,裡面又帶有冥冥之中的命定,兇手黃富康本身就有吸毒的習慣,加上本身失業以及身負高額債務,竟然以漫畫《銃夢》作藉口,表明看了裡面的橋段相信殺人可以改運,竟然讓他起了殺人的惡念,以拜訪兄長的名義前往台北,並蒐集了台北租屋的情況,總共紀錄了十幾筆,受害者是其中的第四筆,前幾位房東碰巧沒有接到電話,反而因此逃過一劫。
黃富康於下午拜訪房東家,並謊稱跟房東簡添智談好租屋問題,房東太太余女以及房東兒子都在屋內,沒想到黃富康先以防狼噴霧攻擊房東太太,再持刀砍殺,打殺聲驚動房東兒子,幸賴房東太太的母愛挺身護住,讓房東兒子能夠出外求救。
案發後鄰居慌忙報警,也由於送往新光醫院急救得當,受傷的母子最後沒有生命危險。奇妙的是,黃富康因為殺人時用力過度,結果傷到自己的手,他哥以為他是意外受傷,要求他到醫院治療…剛好受害者也在裡面,加上記者的敏銳通報,以及警察的巡邏,案件在短短不到幾小時就破了,但是大家沒有想到….不只是房東母子受傷送醫,房東先生早已在上午時…被黃富康用同樣的手法殺害….
這起案件除了詭異外,破案速度之快,也是這類型案件所僅見,多虧了熱心的鄰居、敏銳的記者,以及巡邏的員警,方得以阻止黃富康繼續犯下惡行,但是這起案件也激起全台灣的不安,因為以往殺人總有理由,不是為財、為色,就是因為恨意的驅動,但是黃富康殺人毫無理由,就只是因為「我腦海中有聲音教我殺人」,根據他自己的說法,他要是沒被逮捕,他是會繼續犯案的。怎不讓民眾覺得驚懼呢?

問題不因兇手落網而結束,隨機殺人案常會激起廢死與反廢死之爭

這類型的殺人案件通常逮到兇手並不是問題,除了作案手法粗糙外,他們有意讓自己展現在螢幕前也是一點。然而,問題不因犯人逮捕就這樣畫下句點,犯人本身的法律制裁、廢不廢死,卻是另一波新紛爭的開始呢。
廢死派的觀點認為…死刑不足以阻止這類型的隨機殺人案,而關照精神異常者、或是貧富差距的彌平,注重社會正義,從教育做起,才是真正能避免這類型殺人案件的關鍵。反廢死的陣營則表示…死刑終究有嚇阻性,加上台灣終身監禁、無期徒刑制度不如美國般的嚴格,判死刑不是為了報復,而是一種社會正義的實現。雙方各自成理,每逢重大刑案發生,彼此的支持者就在網路上爭執,修養好者舉出彼此的理論跟數據,而情緒起伏大者,則乾脆出言辱罵,彼此的歧見漸深,幾乎到了無法好好溝通的地步。
至於立達徵信社怎麼看這些隨機殺人案呢?尤其是這幾天的小妹妹無辜被殺害,不少夥伴看得眼眶泛淚,看到女孩母親悲傷卻堅強的發出呼籲,都讓我們起了衝動…打電話回家跟家人問個安。隨機殺傷人的案件那麼多,傳統我們認為安全的場所,或許….沒有我們所想的那麼安全呢。
不過立達徵信社覺得奇妙的是…台灣目前還是有死刑的國家,不單是法律明文有死刑,甚至依然有實際的執行,只是受制於「兩公約」,以及不少廢死團體、法官的不敢下判決,讓死刑成為政治壓力的角力。不過要吵一個本來就沒有的東西,或許在學理之外,更多的是情緒的發洩吧?
最後,還是提醒各位朋友,日本的社會發展足以作為借鏡,愈來愈多奇怪的隨機殺人案件發生,也顯示台灣逐漸走向日本的情況,手段兇殘不論、犯案年齡甚至也向下調整,如何面對這一社會變局呢?立達徵信社不是這方面的學理專家,能做得相關服務也只有「反跟監」、「隱形保母」,但是這類型的隨機殺人兇手防不勝防,我們可以護得了一時,難道可以護得了一世?下一代怎麼辦呢?這些不確定性以及其恐怖,恐怕才是不少民眾急需一個情感發洩處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