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

紅眼班機

(發佈時間:2015-01-06 17:05:46)

  2014年9月2日,約80名華航空服員,於上午9點多時,到桃園縣府陳情,抗議華航為求營利,竟包辦桃園機場深夜12點到清晨6點約4成的「紅眼班機」,該時段只有廉價航空和華航起降,簡直是要空服員的命。
  華航空服員工會要求華航檢討人力問題,一名華航空服員指出,保守估計華航每天就缺了幾百位空服員,而華航為了隱瞞缺少的人力,甚至會偷偷篡改電腦系統,他們常上了班機才知道其實有缺人。華航空服員工會與桃園縣產業總工會今天上午9點多到桃園縣府陳情,要求華航「補足人力,不得缺額派遣,保障服務品質以及飛行安全」、「檢討紅眼班機,維護機組人員健康」、「依照勞動契約,保證一季24天休假」。工會指出,華航今年營收上看1500億元,創下歷年新高,但是華航卻不顧機組人員的健康,自7月開始,飛往中國大陸、日本和香港的航班,減少1至4名空服員執勤,大開「紅眼班機」,甚至缺額派遣組員,不但導致空服員過勞,還降低服務品質,增加飛安疑慮。工會也控訴,空服員為了抗議華航紅眼班機影響機組人員的健康,日前華航空服員工會發起抗議吊牌行動,將「紅眼班、抗議中」的吊牌掛在行李箱,卻遭到華航公司一一剪掉,還把空服員的抽屜打開,竊取空服員的抗議吊牌,也有工會幹部、助理遭約談。對於工會指控,華航則回應,空服員人力的派遣都高於法令規定,以波音747機型為例,依民航局規定,該機型需派遣12人,但華航派遣15至19人;另外紅眼航班佔總班次不到1%,工時都符合規定,希望空服員的訴求能先回歸企業內部工會的勞資協商。


紅眼班機

  紅眼航班(英語:Red-eye flight)是指在深夜至凌晨時段運行,並於翌日清晨至早上抵達目的地,而飛航時間少於正常睡眠需求(8小時)的客運航班。紅眼航班最初於1959年出現於美國,因為乘客下飛機時多睡眼惺忪,紅眼航班因此得名。但如果是約八小時以上的夜間航班,一般不被認為是紅眼航班,因這種航班可以給予旅客充足睡眠、又可以節省旅客的時間及住宿費用而受到歡迎。事實上,由於紅眼航班的飛行時間欠佳,通常只能吸引經濟艙乘客,對於追求生活品味、能為航空公司提供較高收益的頭等、商務旅客而言,紅眼航班是相當惡劣的飛行安排。因此,紅眼航班的頭等、商務客艙上座率通常極度慘淡,因此隨時會有虧本的可能。然而,紅眼時段是貨運的黃金時段,航空公司可以以客機的腹艙裝載貨物爭取收益,尤其是運送數量少、時間短,但收益相當高的急件貨物,利用紅眼航班不僅可以減省使用大型貨機的高昂營運成本,還可以開拓經濟艙的市場,提高收益。因此,對於部分依賴貨運業務的主要航空公司(如國泰航空、大韓航空等),紅眼航班是他們十分喜歡的飛行安排,一方面可賺取急件貨物的收益,另一方面則以極廉價的機票價錢安排旅行團乘坐航班,賺取更多利潤。近年來,甚至出現了以客機營運,但不載客的紅眼航班,以及在凌晨時分起飛/降落的載客紅眼航班等奇妙現象。


   紅眼飛機的優點在於可以提高飛機的使用率,並且如果是長途航程(超過7小時),旅客可以在機上獲得充足睡眠,然後一抵達目的地便可開始行程;而缺點則是載客量低,航空公司很可能虧本,旅客可能也無法獲得充足睡眠,甚至需要熬夜,再加上起降航線下方的居民在夜間及清晨對噪音的忍受力較低,接近人口密集區的機場不適合飛紅眼航班(如東京羽田機場、大阪伊丹機場、臺北松山機場、高雄小港機場、上海虹橋機場、首爾金浦機場、曼谷廊曼機場等),又因為夜晚的能見度低,容易有發生空難的危機。
  在半夜搭乘飛機,雖然感覺很累,但如果是八小時以上的航班,或許可以在飛機上小憩一下,讓接下來的旅程能更加活力充沛。而搭乘半夜的飛機最好要選擇一個好位子,盡量靠窗不被人打擾,讓自己享受一個美好的旅途;或者是也可以準備一本書或雜誌,以免在飛機上無聊,不然就拿出你的ipad來玩玩小遊戲或者是看場電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