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徵信社>
  2. 田中實加灣生回家
  3. >
  4. 金鼎獎

潮水退了才知道誰沒穿褲子


金鼎獎

一個《灣生回家》,不是「各自解讀」,而是讓不少人被發現….原來潮水退了這些人都沒穿褲子。除了得獎、補助外,傷害了大家的「情感」,或許才是《灣生回家》著作本身最大的問題(電影由於是實際取材,可信性十分高)。
而在金鼎獎第39屆,非文學圖書獎由《灣生回家》得獎,特別強調「身為灣生後裔的作者在自我尋根之際,亦帶領我們回顧臺灣歷史與社會本質。」儘管這句現在看起來格外諷刺。問題是…在田中實加捏造身分的現今,金鼎獎的獎項是否要收回呢?而根據上星期的新聞(1/3),主辦單位台灣文化部也回應作者身分會影響作品價值判斷,所以「不排除重新評審」。或許也是因為這感情的欺騙造成心靈的落差感太大,才讓遠流挺不住壓力,同意退書吧?

金鼎獎

騙的是社會情懷,田中實加《灣生回家》書籍弄皺一池春水

不過,從這些單位的回應中,倒讓立達徵信社嗅出一些奇妙的氛圍,以往,詐騙案件圖的不外乎是錢、地位,不過在這次《灣生回家》中,則是瞄準了某年齡層的時代情懷(當然,也有圖利的部分)。也實質傷害了很多單位的專業名聲,如出版社的編輯把關尺度。而金鼎獎儘管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但是也顯示了這種利用「社會情懷」確實能提高作品得獎的機會。而文學、報導這類人文社會的東西,感情層面確實有某種程度的比重,田中實加的謊言,不但欺騙了社會大眾,也把某些制度、評判標準的漏洞暴露出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