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跟田中實加「交手」的人,諸多謊言不攻自破

(發佈時間:2017-01-12 14:07:10)

田中實加3

在《灣生回家》整起事件中,幾乎每一位相關人士、合作單位都中槍,無論是《灣生回家》的導演黃銘正、遠流出版社、甚至連中研院民族所都被田中實加瞞過,不過….真的假不了,這一起事件最早就有人發覺詭異之處,甚至當面拆穿田中實加的謊言,那就是《產經新聞》的記者吉村剛史(Takeshi Yoshimura),曾就讀兵庫縣立明石西高校、日本大學,之後進入《產經新聞》,靠著其敏銳跟專業的職業態度,在整起事件中擔任著「清醒的見證者」一職。當其他人都在考慮行銷效果、故事行銷等「宣傳凌駕於事實」的情況時,只有他針對的是「真實」發聲。也是整起事件中立達徵信社最為佩服的一位。
吉村剛史跟台灣並非毫無關係,早在2013年,他就是《產經新聞》的台北支部特派記者,也適逢台日準備簽訂民間漁業協定,也是在那時候,有了「灣生再訪故鄉」的活動(因為也剛好是日本敗戰後的第68年)。而該活動的負責人不是別人,就是最近被連環爆出造假事情的田中實加。
微妙的是,吉村剛史在當次訪問前,其實《產經新聞》提供的資料並不多,吉村剛史的想法也直指核心…要是這次活動沒有訪問到主辦人,那為什麼她願意砸大錢?這個活動的起因為何等問題都無法解答。只是讓吉村非常疑問的是…為何主辦人遲遲不肯接受訪問?或許也是因為這些事情,讓吉村一開始就埋下了懷疑的種子,沒有像其他人一樣一開始就毫無懷疑的接受田中實加的說法。

謊言的違章建築,田中實加訪談被完全擊潰

幾經波折,吉村終於訪問到田中實加,但是一開始的訪問吉村就發覺「不太對」,除了對方會散盡家財來招募活動外,本身日語卻不太流利(甚至還要請口譯)這點也讓他深感懷疑,而一開始的說法「死去的外婆是灣生」,不過,在幾個關鍵地方追問後,開始有紙包不住火的情況。田中也在之後坦承…自己是「台灣人」的事實。而外婆名字櫻代(Tanaka Sakurayo)這樣的名字也讓田村相當狐疑,到最後吉村完全投降,因為這一切的對話「都是在矛盾點上不斷添加解釋,猶如謊言的違章建築」。
吉村事後對於整件活動都非常不滿,主要在幾個部分:
1. 因為主辦人遲遲沒辦法接受訪問,對於支領公費的吉村而言本身就會受到《產經新聞》的責難,畢竟拿了錢就要做出成績,但是不接受訪問,很多資料都只能在外圍打轉。
2. 田中實加儘管號稱自己「散盡家財」,但是她的企劃是有受到花蓮縣補助,而這企劃本身就是從謊言中誕生,但對於真實的灣生經歷而言,又要如何跟這些謊言磨合呢?吉村並沒有針對此點說太多,但語句中充滿了懷疑。
3. 吉村之後沒有接受電影製作單位的補助,也不希望自己畫面出現在影片中,換言之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專業身分作為背書,但是電影裏頭還是出現了吉村的身影跟畫面,讓吉村對這點非常不滿。
不過,儘管吉村非常不滿,但立達徵信社還是覺得他還是有著文人的厚道,只要他在電影上映前發布聲明,搞不好整場活動都會因此被搞砸,就算能夠達到一時的反面行銷,但可以確定後續的相關產品銷路都不會太好。甚至補助款都可能被收回。而他卻是選擇在12月才爆,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之後的發展….就如同大家所熟知的,在FB、PTT以及各平面媒體延燒,田中實加的謊言,或許騙過了大眾的眼,卻瞞不過吉村剛史的專業訓練。就某種程度而言,記者就是用文字、資訊來做調查的徵信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