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差異高的監所生態,屏監鼎新醬油成賺錢利器

(發佈時間:2016-04-13 10:13:15)

出外討生活辛苦打拼,就是為了討一口飯吃,所以一般民眾汲汲營營於利用正途賺錢,外界的社會如此,監所的受刑人呢?他們是只要關在裡面按表操課就沒事了嗎?受刑人有薪水嗎?薪水又是怎麼領呢?有鑑於最近廢死、無期徒刑等爭議不斷,立達徵信社以下為大家介紹…監所受刑人的薪水狀況。
其實,對於有「蹲過」經驗的人而言,監所就是另一種工作場所,只是規定跟環境更加嚴苛。首先就「金額」的部分,受刑人的薪水沒辦法「實拿」全部,畢竟是待罪之身,能夠運用的只能從全部的37.5%再分配,而依照累進處遇的規定,四到一級分別是20%、25%、33%、50%,所以本來不多的勞作金就算以相對最優渥的一級來算,一年下來作業金也只有七百多塊。當然…每間監獄不一樣,有的監獄賺得多、有的賺得少,不過扣掉家境或是外頭一呼百諾的大哥,不少受刑人在監所生活是很不充裕的,而這邊的不充裕…不是指奢侈的額外開銷,有時候是連生活必需品都左支右絀呢!!
上述的計算是以台北監獄全部的受刑人下去平均,所以才會有全部算下來收入均低的情況,那現實中有沒有在監所受刑人薪水不錯的例子呢?有的…就是屏東監獄,歷年來他們的「鼎新醬油」可說是業績驚人,扣掉成本跟補償金後,平均每月的勞作金可到2萬元上下,就算扣掉其他雜支,相較其他監所的受刑人,大概也算是「高所得族群」了,不光是醬油,屏監的不少產品都是師傅親傳,每次到佳節都供不應求。當然…不可能屏監每位受刑人都有意願、能力跟條件可以做這些工作,除了表現好、無慢性病外,同時還要家境清寒,換言之就是監所的「模範生」才能做到該職位。如果是累犯又不服管教,就沒有那麼好的事了呢。而受到產品熱賣的關係,受刑人的勞作金也會隨之提高,最驚人的紀錄是一個月4萬多月薪,可見屏監的產品賣得多好。
而之前高雄大寮監獄的囚犯挾持案,其中一項訴求就是「勞作金」太少,每個月平均只能領到200元,台北監所是3~400元、新竹監所則是4~500元左右、苗栗監所則是6~700元、台中監獄800元左右。上述看起來金額都不高,但大部分都沒有算進去「自營作業」的金額。所以會有屏監破萬的例子出現。此外…受刑人來監所是懺悔跟受管教,並非單純的市面求職牟利,太少…犯人生活難以自理、太多,又難免被外界質疑如果待遇那麼好,豈不是鼓勵大家犯罪?勞作金問題之複雜,也因此成為很多人了解但忽略之處。

勞作金跟生活開銷的難以打平,監所受刑人低收入相關爭議

不少朋友可能覺得監所一切開銷就是監所掏腰包,接著監所的收入「勞作金」就是額外的收入,多不多只影響到受刑人的額外花用嗎?現實情況並非如此,受刑人日常生活用品,通通要到福利社購買,無論是牙膏、牙刷、肥皂、甚至穿舊衛生衣想換新的,同樣要靠自己微薄的零用金,如果是女性還有衛生棉等需求,同樣會增加開銷。每一家監所的價碼不同,也讓不同監所的受刑人的待遇不同。如果這時候家人又放棄了裡面的受刑人,就表示裡面的人必須自謀生路。監所霸凌、結黨營派的情況因此發生。
當然,裡面的人想要福利,在外面的人看來就覺得不可思議了,像是高雄監獄的挾持案,監所人員語帶不屑的表示…「這些人只想著監所裡的收入低,卻沒有想到自己以往在外面作奸犯科帶來的傷害,這些人還敢要求更好的待遇?實在是相當不合理!!!」
立達徵信社認為,受刑人確實要帶著懺悔、對家屬抱持最大程度的歉意,但是勞作金的部份確實也有某種程度的剝削,像是做一件手工品才不到1塊的收入,表示中間有很多剩餘經濟被廠商拿走,形成犯人苦哈哈、受害家屬也拿不到多少賠償金、國家要補貼的情況,如果可以適度的獲利正常化,並把多賺來的錢補償給受害人家屬、以及補貼甚多的國家單位,剩下金額再考慮讓受刑人有限度的運用,或許也是不錯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