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糾法為什麼爭議大?立達徵信社告訴您

以立達徵信社而言,「醫療糾紛」大概是最棘手、最複雜的問題了。沒錯…醫療糾紛通常會被鬧大,吸引很多非當事人的「公親」前來。包含各種想搏版面的民意代表、地方人士,但是醫療這件事本身是高度專業的事情,從專業論事情本質,這些公親未必有能力負荷。而醫療糾紛又常常涉及人的生死,涉及至親的離世,再冷靜的人都可能會情緒起伏。情緒激動下,醫方通常也願意自退一步承受不理性的態度,只是…這樣的情況一失控,常常會涉及其他的法律責任。就算醫方退一步不追究毀謗或公然侮辱,誰是誰非,到最後還是得靠蒐證(如民眾自力為之或是徵信社幫忙),不過這不代表問題就這樣結束。因為醫療糾紛本身…就是最難解的問題之一。正因如此,我們需要第三方的公正單位訂定的規範。醫療糾紛法令的出現…就成為目前醫界很迫切的問題了。
衛福部的《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簡稱醫糾法),就是在這樣背景下產生。不過…醫糾法的出現,似乎沒有讓醫界滿意,反而掀起一陣反彈。民眾都還沒蒐證,醫界就對這樣的法案相當憤怒,究竟是甚麼樣的情況?之所以醫糾法的催生,主要跟台灣近幾年的醫療環境問題有很大的關係,包含:
◎病患頻繁攻擊醫護人員
◎醫療事故(特別是有死亡或重大傷害時),如何賠償
◎刑事跟民事的頻繁告訴,讓醫療人員疲於奔命
◎醫療糾紛的制度怎麼跑?如果最快又有效率的減少糾紛、通報案例呢
上述問題如果有效減少,醫方、病患都不用擔心一天到晚被攻擊、被誤診、被偷偷蒐證,無論身心都會相當不舒服。
但是衛福部的法令有很大部分被人聚焦於「醫療事故的補償金」,變成醫方要承擔大部分。在台灣民眾動輒以暴力、訴訟對待醫護人員的同時,醫院負擔了補償金,是不是會從醫護人員的錢去填補呢?而醫院過勞的情況本來就很嚴重,衛福部和勞動部對於台灣各行各業的勞工福利本來就慢了好幾拍,現在又讓醫方承擔更多的補償金。而且無過失也要賠償,難免讓醫護人士吞不下這口氣。
上述的問題跟複雜性,屢屢讓立達徵信社蒐集醫療糾紛證據時覺得艱辛,如果很明顯是某一方理虧倒還好辦,如果是查了後發現醫方是對的,就相當傷腦筋呢。我們是挖掘真相沒錯,但是當真相跟委託人想像中不同時…要說服他們就需要多花一些功夫了。

徵信社也見愁,康軒教材教小六生醫療糾紛蒐證

這年頭徵信社難做…因為連教材都來分一杯羹,要來教國小生蒐證,也難怪醫糾法草案會因此誕生。相信不少家裡有小朋友的家庭都看過康軒的課本,但是這次在國小六年級健康與體育課本中竟然出現了可怕的單元-醫療糾紛,不單將醫療行為歸類為消費行為,更教學生碰到醫療糾紛需要「蒐集病歷跟處方箋、照片」,讓醫療人員一陣譁然,台灣的醫護人員過勞、遭受暴力的比例已經相當高了,現在還教學生蒐證,萬一以後心情不好就蒐個證告醫護人員,就算沒有上法庭也一樣讓醫護人員相當困擾。長久下來並非台灣醫病關係之福呢!!
立達徵信社雖然一向以蒐證幫忙客戶,但是我們「並不鼓勵」動不動就蒐證興訴,如果您的配偶一天到晚監聽您的對話、追查您的行蹤,相信本來沒有外遇都可能被逼出外遇來。同理,醫病關係本來沒甚麼問題,結果病患沒事就想要蒐證,還用很拙劣的方式,當然會讓醫護人員相當不舒服。所以不少醫生甚至會語帶促狹的建議患者「如果要錄音,放桌上的錄音效果比較好喔」。不是每件事都一定要抓住別人的痛點攻擊才是贏,換一種方式,或許一樣能夠達到挖掘真相的效果呢!! 醫療糾紛法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