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徵信社>
  2. 醫療糾紛爭議

醫界四大皆空爭議多,醫師自嘲直接到法院上班比較快


醫療糾紛爭議

就像徵信社成員會彼此自嘲自己就跟「夜壺」一樣,別人要用的時候很著急、不用時又嫌臭嫌髒。醫師同樣也有不為人知的辛酸苦楚,像是每一位醫師都有菜鳥的時期,而每人成長曲線跟階段又不同,也因此醫界有云「一個好醫師手上一定有幾條人命」。而不少醫師身上都有好幾樁官司,甚至因為太多案件了,醫生乾脆請律師代為處理,所以變成….醫師跑到法院、律師跑到醫院的情況,而風險愈大的「四大皆空-外科、內科、婦科、兒科」科別,更是被告的高風險群。醫生不但要處理人命,更要面對種種醫療糾紛爭議,怎一個「慘」字了得呢?
醫療糾紛爭議大概常以以下模式發生,無論對錯,總讓醫師、患者疲於奔命,訴訟的結論不論誰輸誰贏,花出的心力跟時間都無法重來、如果是已逝去的生命更不可能復生。爭議背後的辛酸,確實很難為外人所知….
◎以刑逼民-這是法律常用的手法,好處是不用負擔一審的裁判費,但是交由檢察官來主導調查未必是好事。畢竟醫學知識絕對不是檢察官所能勝任的。不少患者家屬或許是不懂、或許是律師建議。還沒私下協商就用這樣的方式來逼迫院方。如果是醫方利用權勢掩蓋就算了,很多患者根本是自己沒有遵照指示,出了事又怪醫生沒有告知,對於醫生都是相當不公平的事情。
◎醫病方的觀念落差-號稱有「鐵面法官」的李英豪,就因為「膽」的問題跟台大醫院槓上。李認為自己的膽囊很正常,為什麼醫院要割掉?但是台大經由正常程序跟判斷,最後認為其膽囊有異狀所以割除。李一怒之下告上法院。不過…經過調查台大五醫師的作法並沒有疏失,判李敗訴。恐怕鐵面法官不能因為沒「膽」就告人呢。而這起事件就是很典型的醫療觀念不同,李法官這種高知識份子都會如此,更何況一般百姓,更糟者甚至動手動腳呢!!
◎惡質的蒐證、錄影-無論是民眾無所不用其極的錄影,但是又手段拙劣以致於被發現,或是不肖醫師利用職權偷錄患者私密資料,這些都是常見的醫療雙方跟蒐證有關的紛爭。
◎醫療暴力-最直接的衝突,常可見於急診室、櫃台,因為民眾喝醉、情緒失控、療程不如預期…都可能造成衝突事件,甚至有人拿刀來砍醫師的情況。立達徵信社也要提醒各位朋友,依照新版法條修正,現在對醫護人員動粗是非告訴乃論,可不是輕輕放過就沒事的等級呢!!
醫療蒐證,其實在傳統的徵信社業務而言並不是大宗,不過隨著醫療衝突的提升,相信未來不論醫、病哪方都會頻繁的面臨蒐證問題。如有任何相關疑問,歡迎撥打免費諮詢專線:0800-250-555。立達徵信社全天專人為您提供諮詢服務。

醫療糾紛爭議

醫界紛爭替代方案-ADR,蒐證還是釐清真相的關鍵

無論是訴訟、私下協調、請第三單位調解,病患方跟醫院方都很想要發現「事實」。其實,近年來也有一個更好的處理方式-ADR(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爭議解決替代方式。這是一個甚麼樣的方式呢?簡單來說就是善用調解機制的一種爭端解決方案。簡單來說就是醫方、患者方都尋求幫助找尋真相,進而達到可接受的結果。很多人可能覺得醫師是高所得群…又何必尋求保險公司等單位呢?這樣的想法就大錯特錯了。醫師的收入高那只是表面上,他們的日常作息非常緊湊,換算工時下來其實並不划算,加上高風險(被告的風險、手術失敗的風險)的考量,整體來說絕對不如大家想得那麼輕鬆。而目前醫療訟訴的賠償金都相當高,絕對不是一個一般醫生可以輕鬆賠償的數字。況且…問題真的都在醫師身上嗎?這也是值得畫上一個問號的疑慮。
當然,不管是ADR還是直接告上法院,最後的關鍵還是「蒐證」,不然上了法庭各唱各的調,法官又怎麼會知道呢?所以醫療糾紛經年累月、告了又告,除了某一方不甘心外,真相的難以拼湊,才是醫療糾紛爭議最困難的地方。 醫療糾紛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