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徵信社>
  2. 醫療糾紛錄影

醫生也被打怕了!診所開始安裝行醫紀錄器


醫療糾紛錄影

任何行業都可能因為「黃金十年」而大幅躍進,反之…也會因為大環境不好而面臨產業的寒冬。徵信社雖然歷來常被民眾嫌棄,認為其產業給人的觀感不好,但不可諱言…隨著民眾對於自己權益的概念提高,需要蒐證的機會也愈來愈高,這也是立達徵信社常跟客戶提到的…這是一個「大蒐證年代」。民眾自己當然也可以蒐證、也可以委託徵信社處理,有了明確的證據自保,才不會出了事後才哀嘆…自己當初怎麼不蒐集資料。手頭沒證據,跟人相爭底氣就少了幾分。有了證據,不光是跟人爭訟時可以勝出,最重要的就是釐清真相,一但真相大白,問題也單純許多呢!!
以徵信社而言,會幫助客戶在想要私密蒐證時安裝監聽器、針孔等道具。其道理也很簡單,就像很多駕駛會安裝行車紀錄器一樣,現今社會那麼亂,動不動就是假車禍、駕駛暴力攻擊、不良駕駛造成追撞等情況,我們沒有辦法預知到底對方是不是有備而來,只能準備相關證據保險。而醫療糾紛錄影的道理也是一樣,現今不少病患雖然病懨懨的,打起醫護人員倒是虎虎生風,醫生也是人,當然也擔心被無端攻擊。因此…不少醫生甚至開始使用「行醫紀錄器」,就是在這樣脈絡下的考量。不過立達徵信社要提醒各位朋友…任何蒐證都會面臨同樣的問題…法律、隱私、真相,孰輕孰重?就有賴每件個案的情況了呢。
醫療蒐證的好處當然是有影像,直接證明到底醫生是不是被無端攻擊。有畫面為證…攻擊者想賴也賴不掉。但是對於一般看診的病患而言,其隱私權、病例被錄影錄音,某方面而言確實是被侵犯了權益。畢竟這不同於掛號大廳的公開場合,而是患者跟醫師私密的問診場域,患者當然不會想要自己的病情被別人知情。所以如果是照醫改會的建議,醫生如使用紀錄器前,依法是需要同意書的。
以立達徵信社的角度而言,看診有時候確實會需要接觸患者的身體、或是會有裸露的情況,如果因此被錄影,儘管醫師本身沒有做他用的打算,但的確會讓患者有所疑慮。如果改成純影像,且角度調整成大部分朝向醫師方這樣的方式,也不失為一辦法(類似家庭防盜監視器的功能)。或許也能保障醫師被攻擊時不會沒有畫面可以佐證。
當然,另一種方式就是直接挑明我的看診空間有監視器,角度為何,當然…這種方式恐怕就不適合需要坦露身體的治療方式了。
最後,不管是再怎麼調整角度,被「眼睛」窺視,本身就是一種不舒服的感覺。而之所以有這樣的情況,也跟台灣民眾愈來愈頻繁的醫療暴力事件有關。也許大家真的日常生活壓力都很大,但沒必要把氣出在同樣辛苦的醫療人士吧!!互相尊重,更能幫助提升友善醫療環境,自然也不需要徵信社出馬幫忙橋監視器囉!!

醫療糾紛錄影

診所諜對諜,醫美診所為防紛爭使出蒐證三招

每次碰到對於辦案很有興趣的新人,或是心中憧憬「諜對諜」的菜鳥,立達徵信社都會笑著請他直接去醫美診所掛個號就能體驗的到…..這些可不只是開玩笑,而是現實世界發生的真實情況。由於醫療糾紛頻繁出現,特別是在主觀層面相當強的「醫美」領域,為了避免相關爭執,院方都會特別裝設監視器。整體而言就是為了保護自己。
醫美利用蒐證保護自己的方式常有以下模式,包含:
◎裝設監視器,最常見的模式,不過為了避免客戶的反感(甚至根本不想要客戶發現),不少醫美診所會把監視器配合牆壁顏色。減少突兀感。以低調為上。
◎第三人(護士)的陪同-口說無憑,第三人的配合總沒問題吧?所以護士在旁陪同解說,減少爭執也能作證,加上影片錄影,幾乎就萬無一失了呢。
◎前後對照-手術前後的存證對比,避免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情況。全角度的存證攝影,到時有問題就不能再喊有異議了呢!!
雖然說這幾招確實大幅降低了醫療紛爭,不過到底是來看病、還是來進行機密任務呢?隨著蒐證的精確性提升,醫病關係也漸趨緊張,以立達徵信社來看…醫療糾紛錄影並不能說是太理想的互動,長久下來…除了傷害醫師外,也減少醫生對看病的熱血跟專注,最後吃虧的還是病患呢!! 醫療糾紛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