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危險變風險,徵信業者如何應對

(發佈時間:2016-05-27 10:15:17)

徵信社就如同私家偵探一樣,察人隱私、揭發真相,有時像是狗仔、有時又像是保鑣,還有時候充當討債人員,各式各樣身分轉換的同時,是否會因為利益衝突而使自己遭遇危險呢?很有趣的問題,立達徵信社以下跟大家分享自己過往的一些經驗。
徵信社會不會遇到危險呢?答案是…這一行絕對會有碰到風險的可能,就如同賽車選手一樣,技術高超的賽車手會謹慎衡量各種外在條件,並以最專業的技術克服這些問題,讓無法預知的「危險」變成限定的「風險」。徵信社亦然,所以徵信這行最怕新手在觀念不穩的情況下蒐證,如果本身就居心不良就更糟糕了呢!!而徵信社常見的風險包含:
◎抓姦時的肢體衝突:不論是誰,看到自己丈夫或太太跟別人在床上纏綿時,通常都會忍不住火冒三丈吧?所以大凡抓姦場面場面都不會太好看。有時候是委託人忍不住,上前爆打小三、小王一頓。這時候拉拉扯扯很容易造成互毆而受傷。不然就是被拍攝者會上前阻止徵信從業員拍攝,一個要奪、一個不給,也會因此起了衝突。然後事後雙方互告傷害。這都是徵信社蒐證常常會碰到的事情。不過跟其他的風險比起來,這種皮肉傷還算小事呢!!
◎跟到不得了的對象-之前同行抓姦曾跟到「黑道老大」過,對方似乎也相當敏銳,而調查員跟業務一次跟監跟到一個小巷子中,覺得情況不尋常的同時…出路已經被黑色廂型車堵住了。車上的人才知道「事情大條了」。趕緊呼叫公司的資深經理來幫忙。不然恐怕車上的職員人間蒸發都不奇怪呢!!所以徵信社辦案同時也要考慮委託對象以及目標,衡量自己惹不惹得起呢!!
◎法律刑責-這才是徵信社最害怕的風險,而且是只要從業就無法避免的問題。抓姦這種私密蒐證就算程序做再確實,也按部就班找來警方見證。但上到法官那一層就不一定了,目前法官對如此蒐證也是抱持著兩極的態度,有人認為偷情事件要蒐證確實很難經由正當程序得手。如不私密蒐證,不得維護被劈腿者的權利。所以只要徵信社蒐證證明有程序且偕同警方等到場。就算過程中有些程序上的疑義,一樣可以當證據。不過…也有法官不那麼認為,他們覺得不合法的事情就是不合法,加上徵信社本來就常違法營私,說甚麼都不能讓他們蒐證合法化。所以徵信員工一旦碰到這種法官就慘了,不但辛苦蒐證無效。而且自己還會吃上各種罪名。所以才說徵信社不怕對象難跟,反而怕搞不清楚狀況、尺度沒個準的法官呢!!

徵信業者罩得住?面對職業風險更需要專業

儘管有著上述風險,台灣的徵信社還是如雨後春筍般的產生,除了老一輩徵信社喜歡假立各種新徵信社名堂外。不少商人也發覺徵信社這一塊新藍海,於是紛紛投入這一行。如此趨勢不光是台灣…甚至大陸也有類似的情況呢!!那這些人又怎麼面對徵信社風險呢?
◎聘請有功夫根底的員工-不管是跆拳道、空手道、中國武術。身上有技術的人總是多了一份餘裕。就算幾乎沒有機會使用。但多了功夫保身,碰到緊急狀況時也多了一項問題解決的方式。
◎跟法律單位合作-有律師做案例分享、分析,並擁有相關法律知識,在辦案過程中更不容易觸法。
◎接一些比較不具危險的案件-像是個人資料背景調查、尋人查址..等,不會像抓姦那樣面臨直接危險,只是這種案子能賺的錢就少了許多。
◎訓練業務掌控局勢-人在現場可以慌…但不能亂,一但雙方有了肢體衝突事情將更難解決,所以業務一定要「罩得住」。這當然需要一定經驗的業務才辦得到。所以徵信社的培訓重不重要呢?從這些問題來看當然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