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達徵信社LINEICON

碰到「外遇」,先別急著難過!

甚麼鳥事都會碰到!徵信從業心得大公開

徵信社怪奇物語,從業案例不藏私分享

  現代人的生活步調快速,似乎連「海誓山盟」的保鮮期限都短得多。加上認識異性機會多,男女都有可能因為把持不住而出軌。但不光是老婆抓小三、老公抓小王。現在竟然連「老婆偕同小王」抓「老公與小三」的戲碼都上演,奇也怪哉,徵信社就是每天都在歷經這一類光怪陸離的案件。

愛哟我的媽-大老婆別怕,立達徵信社為您維護家庭完整,打擊小三。

主持人:我是庹宗康。這個,現在離婚率越來越高了。近年來據統計喔,國人離婚、婚外情的這個原因呢,佔三成。
但是注意喔,婚外情不是只有男生喔,有的時候是女生。
來賓:女生也會?
主持人:對……所以說,大家面對婚外情的時候,人一定很痛苦。
因為你知道有……這個,你知道有一些跡象,但是你沒有辦法證明。
這個時候呢,就要委託專業了,徵信社,他們去抓猴。

旁白:沒錯,今天邀請到六位徵信業者,來分享他們抓猴的經驗。還有一位大老婆當事人,以及律師顧問邱靖貽,從不同觀點,來分析婚姻出現裂痕時,該如何理性處理。
面對小三暗箭攻擊,徵信業者會用什麼驚人招數來蒐證呢?
什麼樣的證據在法庭上,才是有效罪證,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吧!

主持人:今天有一位女……女藝人代表。她自認為她很有資格,當徵信業者。
曾雅蘭:對,我很有資格當,但不代表我有找過
主持人:不是,你為什麼認為你很有資格?
曾雅蘭:我很有資格,因為從我跟我老公一交往的時候,剛交往的時候,他跟他前女友,還糾纏不清。
然後,那時候他演一齣舞台劇,然後那時候他在電台工作,他收到了一束花。
然後,他就拿回來,他就說,「這個花。」
我就說,「是誰送的。」他說,「沒有啦,就粉絲,她說祝我演出成功。」
我說,「什麼粉絲?卡片咧。」他說,「我已經丟了。」
因為以往啊,他都會把卡片帶回來,就是你知道,比如說他以前收到蛋糕,或者是收到什麼,都他會把卡片帶回來。
主持人:在這邊要給所有男人機會教育,「永遠不要做奇怪的事情」。
曾雅蘭:對,沒錯,所以那一次,他沒有把卡片帶回來,我就覺得很怪。
沈玉琳:
曾雅蘭:事有蹊蹺。對,沒錯,然後我就開始懷疑囉。
是,我就從疑點開始找,那一束花,我就覺得裡面既然沒有卡片,但是它有一張貼紙。
主持人:貼什麼呢?
曾雅蘭:貼紙貼什麼呢?連鎖花坊。
主持人:然後呢?
曾雅蘭:然後呢?我就打電話去花坊問。我說,「不好意思喔,請問一下我有收到一束花喔,是給侯昌明先生的,那請問一下,因為他不在這裡,那我可以問一下是誰送的嗎?不然我沒有辦法收這一束花。」
通常業者都會跟你說,「我不能透漏她的名字。」,對,然後我就跟他說,「沒有關係,我知道你不方便,你只要告訴我她是不是姓陳,就可以了。」
他說,「對,沒錯,就是姓陳。」Bingo,就是不是答對了,就是姓陳嘛,然後我就,而且,然後我再問他,因為你公平一點,你不能認他罪,對不對。
不能定他罪,我就說,「那我可以再請教一下,她是不是住,從板橋那邊送的。」,他說,「對,沒錯我們就是板橋店。」,第二點又中了,所以我就很清楚地知道,這束花一定是她送的。
主持人:妳怎麼是徵信業者呢?妳是檢察官吧!
曾雅蘭:然後呢,就從這幾點這樣子,我從此以後,我就把那個女生的地址、電話,全部輸入在我的腦海裡,包括公司。
然後她有一次寄信到電台,然後我老公拿回來,我一看到地址,我就知道是誰了。
主持人:那後來怎麼跟他攤牌呢?
曾雅蘭:然後呢,我很,我忍無可忍了,有一次她又打電話給我老公,我直接搶過來接,我說,「我是他女朋友你知道嗎?」
她說我知道,我說,「那你知道,為什麼妳還要跟他糾纏不清。」
主持人:因為我來破壞的啊。
曾雅蘭:然後她就說,「沒有,我只是跟他說,我有男朋友了,我可能也要訂婚了。」
我說,「妳訂婚關我什麼事啊!」,我就這樣跟她講。我說,「關我什麼事,關我老公什麼事!」,我就這樣講,然後她就說,好,對不起。
我說,妳已經嚴重的影響到我的家庭了,然後我一直強忍我的眼淚,我掛掉電話之後就嚎啕大哭,因為我就覺得,真的很難過、很受傷,從此之後我就會開始疑神疑鬼。
主持人:這個,妳這個應該不能講說,妳可以當徵信業者,妳這個是我們男人最怕的,就是什麼呢?女人的第六感。
那很奇怪,因為男人喔,只要做個什麼事情喔,女人就很奇怪,她就,不知道是她是鼻子好,還是怎樣妳知道,一聽到就「嗯?」,然後男人就開始怕。
曾雅蘭:真的超厲害的。
主持人:就心虛了嘛,對不對。
好,那沈玉琳,你真的覺得,徵信業者都神通廣大嗎?
沈玉琳:以前我們覺得喔,這種抓猴其實七分運氣,總覺得很難嘛,像你也是過來人啊
主持人:從哪裡過來!?從哪裡!?
沈玉琳:我是說在偷吃那個過程當中。
主持人:沒有這件事情!
沈玉琳:敢偷吃,一定有相當的把握嘛,那怎麼可能抓得到。
主持人:沒有,男人應該這樣講,男人都認為說,我天衣無縫。
沈玉琳:對對對……
主持人:天底下最笨的就是男人。
沈玉琳:台灣喔,台灣有那個八千多家汽車旅館。
主持人:是……
沈玉琳:你從何找起?
主持人:真的……
沈玉琳:那直到有一次,我朋友跟我講她抓猴的故事呢,我才覺得,徵信業者真的神通廣大。怎麼樣,她一直在懷疑她老公,她老公是貿易商,那當然在談戀愛的時候都是,獻殷勤啊,然後熱情如火啊。
主持人: 那是一定。
沈玉琳:那結婚怎麼不到三年,開始就是,晚回家,然後講神秘電話。
主持人:其實不外乎都這幾個徵兆啦,就是男人自以為,人家看不出來,其實都被看出來了。
沈玉琳:對,所以老婆覺得說,不要用第六感來誣賴人,於是呢,她生平第一次委託了徵信業者。徵信業者把老婆找來,跟她商量,要用最後的大絕招,因為後來的那個,科技很發達嘛,包包裡面取出一個東西,一個像電子產品的東西,你願不願意用,那個就是導航追蹤器!
趙正平:GPS。
沈玉琳:對,厲害,放在妳老公的車子裡面,裡面或外面都可以。
主持人:放外面,車一開不就飛走了?
沈玉琳:沒有……她後來真的放外面,黏住,她不是放在車內,它吸在底盤。老婆半夜喔,做黑手,誰會鑽到底盤裡面去,她只差沒有那個滑輪而已,她自己滑下去,這過程很複雜。
好啦,真可怕,那個老公的行蹤喔,完全一覽無遺,她有辦法怎麼樣你知道嗎?她有辦法在自己房間的電腦喔,到後來連手機都可以喔,平板也可以,她有辦法知道,老公出門了,開到桃園了幹嘛……定位一清二楚,有一次她老公就出門了,她就靠著那個追蹤器,開著車,好有意志力喔,上了高速公路以後,經過桃園,然後新竹、苗栗這樣子,她老公把車子開到哪裡,魚池鄉去了!
南投的魚池鄉,要幹嘛,快到中部了耶,就是日月潭嘛,然後呢,就下榻日月潭附近的,一間還不錯的這個飯店,然後Check in,住進302號房。
那老婆呢,隨後也Check in,住在301房,就住在隔壁,然後一直想要聽,聽聽聽……聽不出個所以然,可是她自己一直幻想,那裏面一定事打得火熱這樣子,然後禁不住那種,憤怒的那種怨念,就撥打手機給她老公。
「老公,你在哪裡?」「我在哪裡,不是跟妳講過了嗎?今天那個,跟業務主管要開會啊!」「開會?你怎麼會開到魚池鄉來?而且你住某間飯店對不對?」「對,某基飯店。妳怎麼會知道?」「我不但知道,你是不是住302號房?」「為什麼你知道我住302號房?」「因為我住301!」
然後電話掛斷,門打開,衝到隔壁,砰砰砰……一直敲,裡面就是門死不打開。
來賓:一定不開的啊。
沈玉琳:後來飯店的管理人員也來了,然後這個老婆說,你趕快幫我叫警察,我要會同管區警察抓姦。然後那個飯店人員想說,好吧,就幫妳報警好了。
那繼續敲敲敲……敲了五分多鐘,裡面傳來一個哀怨的女生的聲音,「拜託啦,我現在不能開門。」
「妳為什麼不能開門!」「妳給我補妝好不好……」還要爭取時間補妝,其實是在掩滅證據,騙人的。等到那個警察來了,已經過三十分鐘了,門一打開,那個女生,穿戴整齊啦,褲子穿戴整齊,翻垃圾桶,什麼東西也沒有。
曾雅蘭:沖到馬桶裡啦。
沈玉琳:打開馬桶,什麼也都沒有,就什麼都……沒抓到這樣子。
曾雅蘭:她好笨喔,怎麼可能先打電話通知她老公呢?
來賓:就沉不住氣。
曾雅蘭:就是啊。
沈玉琳:所以在抓猴的過程當中,一定要冷靜沉著,妳越想,急著想要幹嘛的時候,千萬先Hold一下,先退一步,然後自己再冷靜思考。
主持人:人一衝動喔,就是全盤都亂了,可是就我們剛剛講喔,就是,這個抓猴有很多地方,其實如果沒有處理好,就是一個犯法的行為。
邱律師妳覺得喔,再抓猴的這個行為上喔,有什麼東西是處於灰色地帶,或者是甚至於很容易觸法的。
邱律師:其實像剛才講到說,比如在人家車子,就是偷裝這個GPS的追蹤器。
主持人:老婆裝也不行?
邱律師:當然如果說,比如說如果這個車,是夫妻一起共用的,那可能就沒有問題。那但如果不是的話,這邊就會有一些,對,爭議,就會有一些爭議。
那另外比如說常常……
主持人:那是犯什麼法?
沈玉琳:妨礙秘密囉。
邱律師:妨礙秘密之類的,對,甚至於我有看過,就是比較離譜的啦,她就是潛入到這個,她懷疑就是小三的家裡,然後就去裝這個針孔攝影器。
主持人:那怎麼辦?
曾雅蘭:對,那也太大膽了吧?
邱律師:那第一個妳偷偷跑到人家家,這一定不行嘛,然後再來的話,妳在人家家裡,偷裝這個針孔攝影器的話,那也是絕對不可以的,因為妳涉及到偷拍、竊聽這種。基本上它一定都是犯法的。那另外比較常見就是像剛才,講到說因為她非常氣,然後呢,就是急著要去抓姦,那很生氣的情況之下,有時候她很衝動,然後可能看到這個,動手,看到小三,啪,就給她一巴掌的情形。
主持人:沒有,一定先抓頭髮。
沈玉琳:對,先抓頭髮。
主持人:妳幹什麼──(模仿
邱律師:對,那這時候就有可能,人家還來告妳說,什麼傷害啊,等等。
主持人:現在妨礙家庭的罪名是什麼?
邱律師:妨礙家庭的話就是239條的,這一個通姦罪。
主持人:那會判幾年?
邱律師:它其實是很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雅蘭:對啊,幾個月而已。
沈玉琳:一般都罰錢了事。
邱律師:那通常都是易科罰金,你說要真的抓去關的,我想……
主持人:這進去太丟臉了吧!不行,「不是,你怎麼進來的?」「沒有,因為通姦。」
沈玉琳:台灣這種罪,如果要關徒刑的話,要關進監獄的話,那監獄喔,蓋一千座都不夠用。
曾雅蘭:真的。
沈玉琳:因為大家都會被抓去。
主持人:不要亂講。那我們今天有請一位廖小姐,廖小姐就是苦主啦。
廖小姐就是說,妳前夫多次的外遇。
廖小姐:對。
主持人:幾次?大概?
廖小姐:三次。
主持人:妳為什麼不第一次就給他好看?為什麼要忍到第三次?為了家庭?
廖小姐:對,因為,那時候已經生了四個小孩子嘛。
主持人:為了小孩子。
廖小姐:對。
曾雅蘭:三次都是同一個人嗎?
廖小姐:不同。
曾雅蘭:不同啊?
主持人:這麼有魅力喔!厲害,這個抓到,好,換一個,從頭來。
而且,因為在那個年代喔,女生如果說,沒有一個經濟基礎的話,萬一一離婚真的是,很可憐喔。
廖小姐:對,那之前就是我前夫,在我們家做餅乾嘛,那我媽媽就看到他就,長得很好看啦,又看起來說,很老實,就是跟他說,你當兵退伍回來,我女兒就嫁給你這樣子。
那時候剛,那時候我十六歲,他十七歲。
沈玉琳:那等於就是千金,嫁給自己家的員工。
廖小姐:又是我媽媽介紹的,我媽媽很喜歡他,對,那後來我就懷孕了啊,沒辦法,就跟他結婚這樣子。
到了差不多二十一歲,他要去當兵了,那時候我已經生完第三個了喔。
主持人:你們趕時間嗎?好快喔。
廖小姐:不曉得,那時候就是……就不懂啊。
主持人:年輕啦,反正也沒什麼事啦。
廖小姐:每天都做,就是下田去而已這樣子。
沈玉琳:那等於是三年生三個。
曾雅蘭:一年一個,好厲害。
廖小姐:我十六歲就懷孕了嘛,對,他二十一歲的時候就去當兵,當兵沒多久,我又懷了第四胎這樣子。對,那時候我就一直寫信,叫他說,我要生了,你要回來,可是他就一直沒有回來,我就覺得很奇怪,我就去找他,跑到軍營裏面去找他。
結果,去那邊才知道他對同袍,他裡面的同袍,還有他那個附近的住家,店,那個商店,都跟人家說他沒有結婚,也沒有女朋友。
主持人:單身。
廖小姐:對,結果沒有多久就有一個女的,上我們家來,上我家來,要找他,就是要找他。剛好我媽,我媽就已經有覺得怪怪的,所以我媽媽常常往我們那邊跑就對了。
結果那個女的,那天去我家,我媽看到就把她打了,打跑她了。對,就這樣打跑她。那後來,到退伍的時候,他還是一直沒有回來,然後就是有一次有人看到,就叔叔啊,嬸嬸,就是有人看到說,他帶一個女孩子上旅社去開房間。
曾雅蘭:叔叔看到?
廖小姐:對,所以我忍,我氣不過了啊,這是第二次我氣不過,我就通知里長,我帶警察,我就去抓,然後他開門,他們真的衣衫都不整。那警察就把他拍完照,就照完就帶他們,帶他們兩個回那個警察局。
帶到警察局去,那我公婆就說,丈夫是妳自己的,回來團圓啦,就是回來團圓這樣子。叫我不要告我老公,他說妳要告,就告那個女的就好了。
主持人:反正就勸合不勸離啦。
廖小姐:對。
主持人:而且,講難聽一點,我就回去想,也是為他自己小孩子著想。
曾雅蘭:對,那是他兒子嘛。
廖小姐:那我回去想了兩天,我就說,那好,我兩個都撤銷那個告訴這樣子。我想說,可能因為這樣子,我能挽回我先生,感動他,挽回他的心。
看他能不能,他變好了,結果他有回來,就在家裡待一陣子後,他又說,我想去台南那邊,學那個黑手,就是他當兵的地方。
我還想,我還笨笨地說,好啊,那你去,奇怪,沒有多久,還是都沒有消息,沒有回來。
主持人:又不回來了。
廖小姐:對,那我又去……
主持人:你好像很好騙。
廖小姐:我就笨笨的啊,然後呢,又去找他,結果,去到那邊才知道,他去那裡工作,又給那個機車店的老闆騙說,他也沒有結婚。
主持人:又單身了。
廖小姐:也沒有,他是單身。
主持人:這個人很想單身喔。
廖小姐:然後,又住在外面,又跟一個女孩子同居。
主持人:又來了。
廖小姐:對,結果沒有多久,那個女的又懷孕了。
主持人:這你氣死了。
廖小姐: 對,那女的懷孕又來我家,那我公婆就拿了十五萬打發她。我很氣不過,我說,我心裡在想說,我替你生了四個小孩子,我什麼都沒有得到。公婆還拿十五萬給那個女的
主持人:公婆你先給我六十萬吧!
廖小姐:對不對,我幫他生了四個。
曾雅蘭:對啊,生了四個,我都沒有拿到,我什麼都沒有得到啊。
主持人:不過這個講起來,就是公婆喔,有的時候,雖然當然也有好的公婆啦,會幫妳想,但是多半會為自己小孩啦。
曾雅蘭:畢竟是他兒子。
主持人:那妳第三次決定?(比手勢
廖小姐: 對,那我就是回我娘家,我想一個禮拜,我就提出離婚這樣子。
主持人:所以說這個,男人喔,不要因為一時的好玩啦,去玩這些事情。你知道造成這個,其他人的傷害有多大,好不好?
那個,小芮姐,剛才我們講到,像有的時候這個,大老婆可能就是一個心急了,或者脾氣來了,她們就要做一些,不可理智的事情,那你們怎麼控制?很難控制吧?應該。
小芮:我們都匯三、四個人進去,可是就是,然後一進去……
主持人:先把大老婆壓在地上。
小芮: 沒有……
主持人:妳不要再吵了!
沈玉琳:結果小三沒事,大老婆反而脊椎受傷。
小芮: 就是抓姦之前,我就都會先跟她講了,妳一定要冷靜,妳不能動手,對,因為妳動手,妳就是理虧,人家就抓到一個理由,可以回來告妳,對。
所以就是一定要叫她冷靜。
可是,進去都還是會抓狂啊,有一些就看到小三,就過去抓人家頭髮啊。
主持人:抓頭髮,女生都是抓頭髮。
沈玉琳:那抓狂總麼辦,要制伏啊。
小芮:我們抓她身體,結果她手剛好沒抓到。
主持人:壓制。
小芮:對,她看到燈架,就砸起來,就砸人家。
然後還有那種一陣混亂啊,她就,譬如說廚房那邊,趁我們不注意,跑去廚房拿菜刀,然後抓起來這樣子。
主持人:可是,很奇怪喔,這種大老婆她都會先打小三,她不會先打她老公。
小芮:不會啊。
主持人:對不對,因為她有多多少少,如果要抓,只有兩種可能,一個要挽回嘛,一個要錢嘛,對不對。
那小雪就是,那小三也有瘋狂的反應嗎?
小雪:有時候我們,曾經有個案例就是,接到男方委託說,他已經跟小三分乾淨了,他自以為已經分乾淨了,但不是這樣。
男生就算搬了家,換了手機,隔天就會看到女生的來電,跟出現在他旁邊。
主持人:她是女鬼喔。
曾雅蘭:好可怕喔,超可怕。
小雪:比徵信業者還強。
主持人:這個不是偷情,這個是卡到陰吧。
小雪:對,然後男方委託人,就有點不勝其擾,就說已經影響到他日常生活了,因為他已經跟老婆懺悔說,要重新過生活。
主持人:重新做人。
小雪:對對對……然後就請我們幫忙,處理掉這個女生。
主持人:那反而反過來耶。
曾雅蘭:那這老公,還滿有悔過之心的喔。
沈玉琳:可是怎麼處理掉?
主持人:可是你想想看,這個小三會做這種事情,可見得他跟她在一起壓力有多大,他寧可趕快閃。
來賓:趕快回到大老婆身邊。
主持人:對,這剛好是一個太好的理由,Bye啦,OK的。可是小三不甘心,我跟你講,女人喔,男人跟女人都一樣,在感情上一但不甘心,這個事就沒完沒了。
趙正平:等於付出的比較多嘛,誰願意被那個。
主持人:不甘心這種事情,沈玉琳最了解。
沈玉琳:OK啦。
主持人:小君,還有委託人他來委託你們,但他不跟你講實話?
小君:對,就是我們之前有一個客戶啊,是男性客戶,他打來委託我們的時候呢,他其實不是當事人,他說他替他的女性友人,委託我們調查,她老公外遇的事情,然後從簽約到付款,到後面我們調查的一些事項,我們都是直接,都是直接回報給這個男姓客戶,再由他去轉達給女方當事人這樣。
女生一直都沒有出現喔,然後我們一直覺得很奇怪,因為妳畢竟是當事人,我們直接跟你溝通、跟妳……
主持人:對啊,比較直接啊。
小君:商量不是比較快?後來我們根據,在長一段時間調查發現,女方當事人,已經不跟她老公住在一起了,所以她老公就很光明正大,就老婆不在嘛,他就把小三帶回家過夜這樣子。
主持人:開心。
小君:開不開心不知道。
沈玉琳:應該是開心啦。
小君:可是就是,有在經過女方當事人的同意,就是在他們的住宅,裝一些蒐證器材。可是很奇怪的是喔,我們以為我們要進去住宅的時候,會看到女方當事人嘛,畢竟是他的家,結果竟然是男姓客戶來,拿著鑰匙說,「你們進去裝吧」,然後我們講說,「你們的關係到底?」
就是我們其實有點懷疑說,你這個男姓客戶跟女性的。
主持人:對,你到底是誰啊。
曾雅蘭:好怪喔。
小君:可是我們想說算了,妳就是要抓妳老公,就,可能是,你知道嗎?女生總會有,好,像男生,會有姐妹淘嘛,那女生也可以有一些,男性的,就是比較好的男姓友人。
我們想說,他們可能就是那一層關係,好,那終於有一天呢,就準備好了要抓姦了,那也會同警方到場,然後抓了一個,很漂亮的抓姦在床喔。
兩人全身光溜溜,躺在床上,然後,男姓當事人呢,看到我們的時候,還一臉很淡定,我們想說他是不是,之前被抓過你知道嗎?
沈玉琳:有經驗了啦。
小君:沒有那種很驚恐的表情,就是,感覺好像,就是這樣嘛。
主持人:結果一進來就,先坐,我泡茶。
小君:沒有,因為通常,很多被抓姦的男生。
沈玉琳:先到陽台幫我收幾件衣服進來。
小君:因為通常很多被抓姦的對象,他們其實是很慌張的,因為他是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就是,對,男方幾乎是非常的淡定,而且,很怪。
他還很光溜溜地站起來說,不然現在是怎麼樣?
現在是怎麼樣,就光溜溜。好啦,那我們後續,會同警方就是,警方一定是請到警局去做筆錄幹嘛,那我們就準備好說,我們要跟你協談,就是,可能跟你商量一些孩子,就是離婚事項嘛,比如說,孩子的監護權或是贍養費等等之類的。
你知道嗎?男方當事人忽然很大聲地說,「她有什麼資格跟我談!」不好意思玉琳哥,學不像你,對不起。
沈玉琳:我甚至不知道妳在學我。妳要配合那個啦(比手勢
小君:不行,那我們可能沒辦法。
他說,「她有什麼資格跟我談,她上個月才被我抓到跟男人在外面開房間!」
我們當下傻眼,因為我們完全不知道,女方當事人有被抓姦,他們完全沒有跟我們說也被抓過,你知道嗎?
然後他站起來生氣的時候,忽然往外一看,因為男,那個男姓客戶陪同她,女方當事人,就是他的太太一起到警局,忽然看到那個男姓客戶就說,「就是他啦!就是他啦!」
然後我們就發現,這是一個老婆偕同小王,抓老公跟小三,互抓的戲碼。
然後當場就翻臉囉,厲害,老公當場什麼話也都不講。
沈玉琳:那小王要委託你們,應該也就是要跟他抗衡,報仇,因為他被抓過嘛,報仇啦。
小君:我覺得應該是老婆要報仇吧,不是小王要報仇吧。
主持人:怕拿不到錢吧。
小君:對啊,小王,你看,金額都是小王在付的,他有在乎那個嗎?我覺得應該是老婆要報復吧。
對啊,然後忽然就一陣尷尬,因為,老公就講了一句,妳要告就告吧,然後他們就互告。
邱律師:這接下來就是律師的業務範圍。
主持人:還有律師請問一下,就是這個,就是要證明說,有沒有婚外情,一定要這麼難看,看到兩個人在床上弄來弄去才行嗎?
邱律師:因為就是,妳知道,通姦的定義就是說他。
主持人:有姦,才通。
邱律師:對,要有姦的這個行為嘛,那我們。
沈玉琳:而且很嚴格耶,他們不是說一定要那個,性器官一定要進去才算喔,在外面都還不算喔。
邱律師:就是我們講說,叫做性器官結合這樣子。
趙正平:這怎麼會看得到啊!
曾雅蘭:怎麼可能!
主持人:不是,妳講的好像是一個機器人,我們現在進行器官結合。
邱律師:那是我們在法律上面的一個用語。
沈玉琳:因為你不結合,你沒辦法證明說,他們真的有發生那一件事啊。
邱律師:那問題是說,你要抓到怎麼可能。
曾雅蘭:是啊,那如果,如果是衛生紙裡面有。
邱律師:所以,如果是衛生紙裡面有,精液或是什麼。所以這時候就是,因為你沒有,你可能沒有辦法抓到那個,當下正在進行的那一刻。
沈玉琳:結合的瞬間。
邱律師:對,那你只好通過一些其他的物證,其他的證據,然後呢?就是整個把它結合起來。然後去說服檢察官,或者去說服法官說,它確實有這樣子的一個情形,那比如說剛剛提到這個,衛生紙上面有……
主持人:而且現在比較好測了,因為現在有DNA,它可以測,兩個人DNA都會在上面。
沈玉琳:那你那個衛生紙,我也曾經聽過有人在法院上也是自己辯解啊,是你聽過還是你自己?是你還是你自己還是?我聽過那個,那團衛生紙的證據,那男生就冷笑,「是不行是不是?我就比較衝動啊,我看到那個女生,我好喜歡她喔,我就忍不住啊,那個自己就出來啦,那樣子不行是不是?」他也可以這樣辯解啊。
邱律師:對,所以這個其實就是,它有很多離譜的這個說法啦。
趙正平:這個就是慣犯。
沈玉琳:我是在教大家說,有人會這樣來自己脫罪。
邱律師:人真的在情急了的時候,比如說他有什麼,兩個人脫光光被抓到對不對,然後他就說,「對不起,我們是互相在拔罐。因為我們去學拔罐,因為我們去上那個課,然後所以要互相練習。」
沈玉琳:人家練那個九陰真經的時候,也是要這樣啊。
主持人:雙修。
邱律師:然後或者說,可能拍到什麼,女方在幫男方脫褲子,然後結果男方就說,「我是要請她幫我看,我的褲子是不是太緊了。」
反正很扯的很多,還能掰喔。所以,那就變成,那當然這種大家聽到都會覺得說,很荒謬,那可是你就看說,你遇到的檢察官,或你遇到的法官,他心證上面,他是比較嚴格的標準,還是他是比較寬鬆的標準。
主持人:好,小雪,在哪裡啊?
小雪:這裡。
主持人:小雪,老婆的外遇不一定是男的?厲害。
趙正平:這個麻煩了。
主持人:Tomboy。
小雪:就是曾經有一次,就是男生委託人,然後拿著老婆的照片來拜託我們,就是尋找老婆的蹤跡。然後我們就憑著老婆的照片,去尋找老婆本人,那結果一看發現,怎麼跟照片上完全不一樣。
老婆那時候已經剪了一個,完全超級短,就是背影看完全就是一個男人的髮型。然後,跟監了一個月吧,然後這段期間裡面發現,老婆完全沒有跟任何異性來往的痕跡,然後都是跟同姓友人,然後出遊什麼之類的,讓我們覺得很疑惑,就跑去問老公,就說,這個,就是,你老婆很正常,目前都是跟同姓友人出遊。
沈玉琳:安啦安啦……
小雪:就應該是沒有關係,然後老公這時候,才跟我們講說,當初他跟他老婆認識的時候,老婆是雙性戀者。然後覺得說,因為愛,然後所以想說,老婆結婚之後,性向可能會改變。結果沒想到老公好像結婚之後太忙,沒有管到老婆這邊,然後老婆想要從另外一邊找到慰藉。
主持人:Joyce,當事人老公外遇,不只一個?
Joyce:曾經有過一個讓我印象滿身課,就是老婆來委託我們就是調查她老公,因為老公很久不碰她了,然後在家也是完全都不理自己的小孩。
那因為這個老婆,老公他本身的身分,是工廠的大老闆,所以他有自己的工廠宿舍,就是工寮。那我們一開始跟的時候也是,就是完全沒有拍到,就是……
主持人:有任何跡象。
Joyce:對,有任何女性進出的痕跡,可是我們,每天晚上我們都會看到就是有,三三兩兩的就是那種外勞、工人進入這個工寮去。
但是後來我們,在工寮那邊裝了針孔攝影機之後,赫然發現就是,老公其實每天都和這些工人,就是玩多人的遊戲。
趙正平:我的媽呀。
Joyce:就是這些男,同性啊,對,男工人,就是外勞,自己公司的外勞。
主持人:就是做國王了喔,玩很大。
Joyce:就是,其實,老公很早就發現自己性向已經改變了,可是他沒有跟老婆提這件事,一直到我們去抓包。
趙正平:而且還外勞喔。
Joyce:就當時的狀況就是,太超乎我們意料之外。
曾雅蘭:口味好重。
主持人:這時候很重要,律師,同性之間構成的,這樣可以妨礙家庭嗎?
邱律師:這個就跟我們剛才講到有關嘛,因為通姦,又要講一遍,就是性器的結合,那所以如果是同性的話,概念上面其實是不可能。
沈玉琳:那他們也是結合呢?這樣子不構成嗎?
邱律師:它不是性器之間的結合,如果是這種,那這種也是常常出現。他就說,其實我沒有,我沒有真正發生那個性行為,性器結合那一種的,我是間接的這種情形。那這種情形的話,它也不能夠該當於我們講的,那個通姦的。
主持人:那就無罪嗎?
邱律師:那我們講說這個就不構成嘛。
主持人:那就不構成妨礙家庭?
邱律師:對,這樣就不構成通姦。
主持人:就無罪釋放?
邱律師:對,那但是,他這可能是一個謊話。
主持人:他無罪釋放,兩個走出來有沒有,在大廳就啵起來這樣。
邱律師:因為這時候可能,他會變成是離婚的狀態。
沈玉琳:這就是為什麼一直有那個,單位一直在推行什麼,通姦除罪化。因為這個在台灣,每個法官判定的標準都不一樣,還有一點喔,你把這種私人的感情的事情喔,用法律來約定喔,其實喔,在先進國家都已經廢除了,對,只有台灣,還有這種落後的法律。律師妳說是嗎?
邱律師:是不是落後很難評斷啦。
主持人:沒有啦,就是各國有各國的這個……風土民情啦。
邱律師:我們大法官講說,對,就是各國風土民情不同。
沈玉琳:因為感情你情我願嘛,你這個,不愛就不愛,愛就愛。
主持人:最近快要被抓了是不是?
沈玉琳:不是啦,我是推廣的。
趙正平:他跟外勞、他跟外勞……
曾雅蘭:你是在為你自己辯解些什麼嗎?
沈玉琳:沒有啦,我是依法論法啦。
主持人:難怪你最近,很喜歡提小吃店喔。
沈玉琳:你怎麼知道?沒有,我是依法論法。
主持人:Jamie,就是去,有的時候經常抓姦都在旅館,或者是汽車旅館這種,那他們業者會幫忙防範你們進去抓姦喔。
Jamie:像永和有一家就是知名的旅館業者,然後……
趙正平:懂了,知道了,這一講就知道哪一家了。
曾雅蘭:趙哥常去。
主持人:然後呢?他們怎麼防範?
Jamie:他們老闆算一個立委,然後像他們旅館門口,就會有那種GPS的信號干擾系統。那時候,進去就查不到了。可是那時候我們有一個被查人,就是去那一間旅館,然後每次車開到永和的時候就會斷訊。但是反而這樣子,就是欲蓋彌彰,對,一斷訊就知道,他在那裡開一個旅館。
主持人:他就在永和。
Jamie:對,就是除了這樣之外,他們旅館業者還會,就會精心的安排房間。
像比如說第一間,第一台車進去,他們一共,旅館有兩層樓嘛。第一間、第一台車可能進去,他分配在那個二樓;然後第二台車進去,第二台反而就是被安排在地下室。
主持人:會把他支開。
Jamie:對,這樣就可以防範被跟監的狀況,所以如果我們就算知道是哪一間旅
館,也不一定就能確認說房號。
主持人:好,那小C啊,就是跟監嘛,跟監其實也不簡單啊。
說真的啊,有沒有遇到那種高手。
小C:有,對啊,就是我們之前有接到一個案例,就是他是一個,就是我們跟的對象,他是一個在航空業的一個高階主管,那是他太太打電話進來,她就覺得她先生很奇怪。
我們開始去跟一兩個禮拜,就很正常,因為他就每天上班、下班,對下班就回家了,都沒有出去。我們就跟他太太說,他應該沒有吧,因為他都很正常,因為他記錄都是正常的啊。
對,那後來,我們才發現原來就是她先生買了第二台車,但是他這一台車就是比較掉漆,比較不起眼,所以他每次去跟小三約會的時候就……
主持人:開爛車。
小C:對,開這一台,就開這一台車出去。
曾雅蘭:換車就對了。
小C:對,所以我們就是覺得,奇怪,他都很正常。那後來就是,我們就發現了嘛,就陸續跟。那跟一跟發現,他要嘛就是去女方家炒飯,要嘛就是換很多很多旅館,所以就是他很聰明。
主持人:他沒有一個模式。
小C:對,他沒有一個固定的,而且他去旅館的時候啊,他會,可能他開三個小時,那後面他可能加一加……加到六七個小時,不然就是開三個小時,進去,一個小時就出來了。
主持人:讓你沒有時間。
小C:對,就很難抓。
主持人:他是航空業者,對不對。開玩笑,上直升機還跟你們這樣,(揮手),我飛走了,Bye,OK的,好不好。
沈玉琳:還拿起來,啪啪啪啪……(拍胸)
主持人:剛剛你講到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就是辦事的速度太快,你們來不及蒐證,甚至於來不及找人來抓姦是不是?多快啊?
小芮:最快看過十五秒的。
曾雅蘭:怎麼可能?
沈玉琳:這種人還有人要外遇?
曾雅蘭:對啊,女生還願意?
沈玉琳: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嘛。
曾雅蘭:他們怎麼這樣,不可能吧!
主持人:你來啦,就這樣弄一下弄一下,就再見了。這個,抖了一下。奇怪,我們發現你老公沒怎樣,但他經常性的抖動。
小芮:有兩個,一個是十五秒,一個是一兩分鐘。十五秒那個是一個神棍,長得跟豬一樣,然後他就是真的是用宗教那種立場,去誘拐人家老婆,然後跟他……這個也沒辦法抓。
最後是,也是裝東西拍那個,拍到那個,對,行為。
主持人:那個兩三分鐘呢?
小芮:他們是不去女生家裡,也不會帶回來家裡。
主持人:不用去啊,那坐電梯就結束了,兩三分鐘。
小芮:也不會去開汽車旅館,然後就很小氣啊,然後他們都車震,然後車震都是……
沈玉琳:開旅館划不來啊。這實話,兩三個小時幹什麼?對啊,就兩三分鐘而已。
小芮:車震都開到很隱密的地方啊,而且光線又暗,然後那種地方你不好拍,真的攝影機不好拍。
主持人:很難蒐證。
小芮:對啊,拍不到。然後我們這樣跟委託人講,其實有時候也很難交代。所以就一直辦一直辦……辦了八個月吧,辦到虧錢,還是繼續辦。好像是後來剛好遇到情人節,遇到他們去汽車旅館,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天,然後一進去就是……
主持人:情人節是該花點錢了喔。
來賓:慶祝,浪漫一下。
主持人:我跟趙哥的想法是,那個小三,兩三分鐘她也要喔?
趙正平:對啊,就很瞎。
曾雅蘭:這我很難接受、很奇怪。
主持人:我們沒有跟妳談這方面的事喔,好不好,請冷靜。
小君,有的時候處理案子,要類似像特種部隊一樣?
小君:對啊,我們印象很深刻一個案子是,先生懷疑老婆有外遇,那的確就委託我們去調查,的確,老婆也有外遇。然後他們因為住得很近,然後可能周圍的鄰居都會認識,所以他們約會的地點都是在小王的家。
我們就跟先生講好說,我們想要了解他們在屋內的情況,對啊,然後就趁他們好不容易就是撥空出去,我們就進去小王的家,裝一些蒐證器材這樣子。
那可是因為有一位新手調查員可能過於緊張吧,他把監聽器黏在椅子下面,可是沒有黏好,結果可能一不小心,對,可能人家動作一大,可能就掉下來了,然後小王發現,我家怎麼會有那麼奇怪的東西,他剛開始懷疑是女方裝的,他很生氣,馬上就打電話去跟女方吵架啊,幹嘛幹嘛,結果他們兩個一對質之後發現,不是妳裝的,也不是我裝的,他們就發現有問題有警覺,發現好像有人要來,就是處理他們這樣子。
然後,當下喔,當天就把門鎖給換了喔,我們就有聽到他們說,那我們還是搬家好了,搬家我們比較安全,那妳跟我遠走高飛吧,這樣子。
那女方當然也很願意這樣,然後當天呢,就是有另外一組調查員,發現他們好像有要炒飯的那個準備了,然後我們就想說機不可失,可是門又進不去。然後有一位調查員很機警喔,他去觀察了環境發現一件事情,小王家的陽台,門沒有鎖。然後我們就有三位很英勇的調查員男生呢?當下決定,把當兵那一個,那一套拿來用,就去百貨買了麻繩,捆在自己的腰上。
沈玉琳:特種部隊。
小君:然後因為頂樓不是有些大柱子嗎?他們就把另外一端捆在柱子上面,他們就這樣空降到小王的陽台這樣子。然後其實我們很擔心會被發現,因為會有聲響,可是呢,另外一組調查員,其實就是已經聽到女生叫床的聲音非常地大聲,就是已經,我們在門外就已經聽到,女生就是那個聲響已經驚天動地,響徹雲霄。
所以我們進去的時候,他們其實沒有發現,因為我們很小心,所以聲音,如果有聲音,聲音也很小,然後我們就從陽台進去開門。
然後呢,更好玩的地方是,我們衝進去,因為在,他們在房間裡面,我們衝進去,他們完全,他們還在動作中喔,他們還在進行中喔,被我們嚇了一大跳,他們就,「遭小偷了,抓賊喔抓賊喔……」然後我們就很淡定地說,「我們不來抓賊,我們是來抓猴。」
主持人:抓猴喔,那稍等一下,把事情弄完喔你們繼續。
小君:他們一整個嚇到了,因為如果沒有當下處理,搬走了就沒辦法了。
主持人:就完蛋了。
小君:對啊。
主持人:Jamie妳抓過通姦男女兩次啊?
Jamie:對啊,像有一個案子,它是當事人可能因為壓力過大之類的問題,然後床事就比較不行,然後,後來他太太就幾乎完全不跟自己就是有親密接觸,然後就會懷疑她外遇,後來就是經過我們調查之後,就發現,原來太太是跟她自己的烹飪老師,然後就常常去外面開房間。
沈玉琳:烹飪老師?
Jamie:而且那個烹飪老師,那個廚師其實還滿有名的,他之前,以前出過幾本書,然後還有上過那個……
沈玉琳:節目對不對?呼之欲出我跟妳講。
來賓:不會吧?你少來了。
沈玉琳:但是真的不能說什麼人。
Jamie:然後,後來當然就被我們抓姦在床,然後就賠償了,就是一大筆精神賠償這樣子,可是過沒多久他太太就突然離家失蹤了。
那個廚師好像也因為就是不想要付那筆賠償金,然後也跑了。後來我們就再替當事人,就是再找了他們一次,結果發現他們在新竹的一家汽車旅館,然後又就再被我們抓了一次,同一批人馬。
然後,那時候他看到我們的時候,就表情還滿驚險,就「怎麼又是你們」的感覺。
沈玉琳:當場交換名片,做個朋友好了。
曾雅蘭:又是你。
Jamie:然後,後來就是,最後一次,我們當事人就是不要再,就決定不要再心軟了,然後就直接提告,讓他們被關了七個月。這件新聞,那個新聞之前有報。
主持人:這樣子?那可是為什麼?
邱律師:七個月真的要關,就不能易科罰金了,六個月以下(才能易科罰金)。
主持人:那請問一下那個,為什麼有些人講,二次通姦比較,有的時候告不成?
邱律師:法律上面會有一個規定就是說,你如果事前有縱容,或這是事後宥恕,就是你原諒他了的話,那你的這一個,等於說你的告訴權,就是會消滅這樣。
主持人:喪失。
邱律師:那但是這個當然他不是說,他就好像得到一個什麼,一輩子的豁免權,或是通行證這樣,倒是沒有這樣子。
那所以說,如果他後來,就是又再發生了的話,那這部分他可能,還是可以就是再去,就是說他不同的行為啦,這樣,再追溯。
主持人:還有一種是現實委託喔?
小芮:限時委託。
主持人:就是讓你限時要破案。
小芮:委託人是一個香港人,那他太太是從台灣嫁過去,然後他就覺得他太太怪怪的。然後有一次他,委託人找我們,他說他太太這一段時間會來台灣三天,那她這三天會去找小王約會啊什麼,他希望我們在三天之內,就把事情全部處理好,所以就是,那被查,他老婆來台灣的時候就是,她去哪裡我們就跟到哪。
舞台車、兩個人、兩台摩托車,十幾個人在盯她。
主持人:搞得跟巨星一樣。
趙正平:特警啊,特警部隊。
沈玉琳:劉德華來都沒有這樣。
小芮:因為她平常都沒有回來台灣,你不知道她回來台灣,她是,她坐計程車啊,或是有人載她啊,或騎摩托車。
主持人:他搞不清楚
小芮:所以你一定要每一個方式都去試,不能漏掉,只有三天的時間,對,後來是我走路跟她,然後她吃完飯出來,我就跟跟跟……結果等紅綠燈的時候,我躲在柱子後面,過紅綠燈她馬路走到一半,回過頭來跟我講話。
主持人:講什麼?她說,「你跟了我很久了。」
小芮:她跟我問路。
主持人:挖賽,妳當時。
曾雅蘭:嚇到,妳已經心虛了。
主持人:小姐,我跟妳問路,妳為什麼一頭汗啊?流冷汗。
趙正平:可以不要問我嗎?
主持人:然後講英文有沒有,I don’t know、I don’t know……
小芮:那個人太久沒回台灣了,然後問我捷運站在哪裡。我就說,我剛好也要去那邊,我帶妳去。那就一路上跟她聊啊,問她等一下要去哪啊,然後就傳簡訊給其他工作夥伴,然後就叫他們在那邊等這樣。
主持人:好賊喔。
沈玉琳:將計就計這樣。
主持人:這個厲害。
曾雅蘭:所以最後有抓到嗎?
小芮:有啊,可是她一路上她都覺得還是台灣好,她覺得我們台灣好親切,妳看問個路人家都會帶我去,你知道嗎?
主持人:以後我問路,你要帶我去我就揍你。
小芮:後來抓姦我不敢進去耶。
主持人:對,那太尷尬了,「妳!我跟妳問路,妳把我這樣子!」
趙正平:抓耙子。
主持人:我還說台灣好!好啦,這個……徵信業者喔,大家其實有的時候,不能把徵信業者往壞處想,為什麼呢?是因為就是有這種事情發生,才會需要這個行業。對不對?
那另外一種講法,其實妳們也是在做善事啦,對不對?第一個要不然就是把這個不開心的家庭趕快就算了,結束掉。甚至於把一個快要破裂的家庭,又讓它回到原來的位置,這是好的。但是就是說,妳們老實講,就不要去做這些事情的話,有什麼好怕的?
而且我剛剛一開始講過了,這個事情造成對方的傷害,甚至對下一代的傷害、老一輩的傷害是非常大的。
沈玉琳:所以要呼籲大家,一夫不事二妻,一妻也不事二夫,共勉之。

back名偵探酷炫登場next徵信社內幕大公開

報導案例

女學生湊錢幫死黨尋母 同袍託孤老兵尋人半世紀 失聯11年母女重逢 慾望像野獸 使命必達口碑佳 謝智博的尋人事件簿 立達徵信界正向典範 同理心辦案 蒐羅真相 一日偵探雞排妹 台港偵探大對決 西洋情人節將至,徵信業者:業績旺季 反骨男孩名偵探酷炫登場 愛哟我的媽 雞排妹徵信內幕大公開 小芳老師 艾姬 女遭網詐百萬求助徵信 徵信社成詐騙剋星 威廉審慘戴綠帽 低投資高報酬詐騙 專家打臉韓國瑜 防追蹤靠遮斷器 誆老人投資靈骨塔 先戀愛關係再騙錢 小時父母離異長大離婚機率增